主页 大饥荒:1959-1961年的中国人口

大饥荒:1959-1961年的中国人口

页数:
241
File:
PDF, 6.36 MB
下载 (pdf, 6.36 MB)

You may be interested in Powered by Rec2Me

 

 
You can write a book review and share your experiences. Other readers will always be interested in your opinion of the books you've read. Whether you've loved the book or not, if you give your honest and detailed thoughts then people will find new books that are right for them.
1

a knight

Language:
english
File:
EPUB, 577 KB
2

Collected Essays

Language:
english
File:
PDF, 1.54 MB
大饑荒
1959-1961 年的中國人口

曹樹基 著

上海交通大學歷史系

香港:時代國際出版有限公司
2005 年

写在前面的话
最近在网上读到一篇佚名文章,题目是《我经历过的“灾荒年”》,说的是 1959-1961
年江南水乡的一位高中生对于灾荒的回忆。
我是五九年上的高中,学校离家二十多里。一上高中,户口就迁到了学校,在校
住宿,每月定量三十斤。记得那时的伙食标准和初中时一样,八块钱一月,觉着吃得还
不错,经常有肉吃……
到六零年,困难时期来了……农村人的每月口粮一点点地减少,减到二十斤、十
几斤。但最要命的是,蔬菜很少,没有替代品吃。有个星期天我回家,走到村上一看,
有的树光溜溜的没了树皮。我很奇怪,一问才知道,这些榆树的皮都被人剥下来吃了。
有人叹着气说:明年这些树就死了。家人告诉我,吃草根、野菜、树叶的很多,还有吃
观音土的。
我爸是小学教师,每月定量二十八斤。他四十左右年纪,当然吃不饱,因此比较瘦,
还得了“浮肿病”……我在学校,定量始终没减,三十斤,比我爸还多二斤……整个困难
时期,我没听说我家乡有人饿死…… 我家乡是鱼米之乡。以中国之大,比我家乡差的
地方肯定很多,“灾荒年”饿死人的事我不相信没有。但网上言之凿凿,说死了三千万,
不知这数字从何而来。1
网上流传着一本一个名叫惠文的作者当年在四川省简阳县进行整社时写下的日记。他对
于当地人口死亡的记载来源于他的调查和有关知情者的透漏。在题名为《无声无息的代价》
的一则日记中,他这样写道:
石盘公社的六合、中和两个大队为一个联社,1958 年转公社时,人口为 2580 人,
到 1962 年 11 月……死去 590 人……石盘公社大石、边界两队,1958 年转公社时人口
为 246 人,到 1962 年 11 月份,只剩下 132 人,死去 46.47%。主劳 80 余人,只剩下

1

http://www.whxf.net/bbs/dispbbs.asp?boardID=11&ID=24574,先锋论坛·先锋记忆库,2005 年 6 月 2 日。
1

20 余人,死去 75%。其中边界生产队主劳为 60 余人,只剩下 8 人,死去了 89.98%。
两队派去修水库的劳动力 40 余人,只有 2 人活着回来。普安公社人口由 12000 人左右
下降为 6900 人左右。青龙公社的人死了 40%以上……
养马区火盆公社第五大队新民生产队,在困难时期 20 多个主劳几乎死光……剩下
的尽是些老弱、妇女、儿童。缺乏男劳力搞生产,抢种抢收时节十分困难,只好通过上
级统筹调派别队的劳力去支援。
当时死了人,埋葬很简单,用稻草、席子裹着,绳子一捆,抬到山坡上打个土坑软
埋下去就行了。由于浮肿病使劳动力丧失,有的生产队死了人还找不到人抬出去埋。在
这种情况下,只要能把死人抬出去埋掉就算是好事幸事了。
地处成都平原的简阳县,可不是什么穷乡僻壤。历史上号称“天府之国”的成都平原,
丰饶富足的程度,不让于江南。一个从北京下派的整社工作队员,比一个出身教师家庭的高
中生,得到的资讯要充分得多,观察的社会要广阔得多,记载的灾情也就要全面得多。上引
两篇网文,构成了对于大饥荒年代几乎完全不同的描述。
假设有两批事件的观察者,一批站在江西、浙江、山西等灾情不严重的地区,一批站
在安徽、四川、河南等灾情严重的地区,所得结论之冲突,比以上两例有过之而无不及。以
个人的经历来研究这场大饥荒,犹如瞎子摸象。个人所见,触摸到的只是象身上的一根毛,
连象的大腿也摸不到。读者若不信,我们再回到上面列举的两个例子上来。
这位住在乡村却拥有城市居民户口的高中生,居然认为当时蔬菜很少,是件要命的事。
在接下来的行文中,似乎人们吃树皮、树叶、草根、野菜,只是为了替代蔬菜,而不是充饥
果腹。从常识判断,当一个地区的人口普遍以树皮、树叶、草根、野菜充饥时,人口的规模
性死亡就是必然的了。关于这一点,可以阅读以下来自江南水乡昆山县的官方报导。
1959 年,巴城公社断粮最长达 60 天,浮肿病、弃婴、非正常死亡等事件接连发
生。1960 年,县委主要领导人深入城北公社同心大队,发现农民吃的都是瓜菜代粮。
同时还步行巴城,沿途发现大批劳力外流,新坟增多,才深感农村已处于断粮、饿死人
的紧要关头,便立即向地委汇报,要求从速调拨粮食。2

2

《昆山县志·大事记》
,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 1990 年版,第 44 页。
2

从这一记载中,可见昆山县的灾情已经十分严重,人口的非正常死亡已经大量发生。按照《昆
山县志》有关历年人口死亡率数据进行估算,三年大饥荒中的非正常死亡人口多达 0.9 万。
3

江南各县有类似的记载,灾情有轻有重。我不知这位当年的高中生究竟是哪个县的人,扩

大一点范围,以苏州市、常熟市、常熟县、吴江、吴县、昆山六县计,按照我的计算,三年
大饥荒中的非正; 常死亡人口多达 7 万人。余不赘。
在第二个例子中,即使惠文先生以其整社工作组成员的身份,除了他列举的几个生产
队、大队或公社的数据,其他也知之不多,或知之有误。例如,对于简阳县的人口死亡总数,
惠文称:
“困难时期,简阳县的人口由 120 万左右下降到了 80 万左右”,意即简阳县人口净
减少了 40 万人。真实的情况并不如惠文所想像的。确实,1958 年底,简阳县人口为 123.3
万,1962 年底仅存 86 万,净减少人口多达 37.3 万。4但这不完全是死亡意义上的净减少,
部分原因是 1959 年 10 月将简阳县龙泉驿区 17.3 万人口划归成都市管辖所造成的。排除这
一因素,简阳县净减少人口只有 20 万人,其中,还有因外迁而造成的人口减少。由此可见,
在一个资讯完全封闭的时代,以个人经历来描述这场灾荒,或以一个地区的灾情描述来推论
全国,很难说是准确的。
已经有一些类似的著作,致力于排比或罗列全国各地的饥荒情景。他们的生动的文笔
和极富现场感的描述,给读者带来强烈的情感冲击。无论从哪个方面讲,这类著作都是有价
值的。丁抒《人祸》和杰斯帕·贝克(Jasper Becker)的《饿鬼》
(Hungry ghosts: China’s Secret
Famine)都是这样的著作。如果同样做的话,我也可以根据不同的资料,写一部同类的著
作,且将这部著作写得同样的生动、通俗和可读。我相信,随着大饥荒资料的渐次发掘,以
后还会有更多的类似著作问世。只不过,此类著作再多,也解不开人们的心头之谜:在三年
大饥荒中,中国到底死亡了多少人口?
一位学者就曾经这样质问我,死亡 2000 万人口与死亡 3000 万人口有什么区别?还有必
要进行这样的深究和追问吗?我不同意这种观点。我以为最好的做法,不是将人口的死亡规
模作“千万”级的讨论,而是置于“个”位的量级。这是因为,每一个饿死的生命都有平等
的价值,没有理由说,谁的生命重于泰山,谁的生命又轻于鸿毛。对于大饥荒的制造者,屈
死的生灵和他们的家属永远保持追究责任的权力,即便对于那些死绝的饿殍,存活的人们也
有义务为他们讨回公道。然而,现实的情况却是,造成人口死亡的这场大饥荒,开始淡出人
们的记忆。对于大饥荒中死亡人口数据的质疑,开始蔓延,有渐渐变成一种社会思潮的趋势。
大饥荒的结束尚不足半个世纪„„逝者如斯„„我不是指死难者,而是指本不该消失
的集体记忆。文学描述性质的写作远远不能满足人们对于大饥荒中人口死亡总数之谜的追问,
我们需要采用另外一种方法,一种学术的方法,来完成这一工作。
已有不少学者采用人口学的方法,根据若干项全国性人口数据,进行非正常死亡人口
总数之估计,所得结果在 1700 万一 4000 万之间。本文不拟展开对于他们成果的讨论。总的
看来,我以为他们方法远不够细致和精确。回到本文的主题上来打个比方,那是一种毛估估
3
4

《昆山县志》第三篇《人口》
,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 1990 年版,第 134 页。
《简阳县志》第三篇《人口志》
,成都:巴蜀书社 1995 年版,第 73-75 页。
3

的推算,一种另类的“瞎子摸象”
,没有关于象毛、象腿、象身、象牙和象鼻的直接感触,
只有动物的概念和体积的概念:说是一头象,其实可能是骆驼。
本书采用人口学和历史地理学的方法,将中国政府公布的各种统计数据置于特定的政
区框架之下,求解 1959-1961 年中国各地的“非正常死亡人口”,即因饥饿而死亡的人口。
也就是说,我的方法是从象毛、象腿、象身、象牙和象鼻的触摸开始,完成对于一头大象的
整体性判断,即努力地通过区域性的非正常死亡人口数的研究,复原全国非正常死亡人口的
总数。
从学术的立场而言,如果有可能,历史学家也应该完成类似的工作:南京大屠杀中人
口死亡的确切数据、抗日战争中人口死亡的确切数据等等。粗略的数据估计,由于没有学术
的根基,很容易遭到人们的质疑,而这种质疑的目的,有时不在数字,而在于一些基本的事
实。这样一来,由于数据的粗糙和随意带来的后果,也就不是数据的本身了。这是教训,值
得永远引以为鉴。
比较而言,构成本项研究的基础是中国大陆的基层政区,所以,差不多所有的饥荒亲历
者,或亲历者的后代,都可以从本书中找到自己的家乡,可以据此了解自己的同辈或父辈,
是怎样或有多少在饥荒中生存,或者死亡。另外,每一个大饥荒的亲历者或亲历者的后代,
都可以用自己的经验和调查来重新审视本书所揭示的那段历史。相对于他们而言,作为研究
者的个人力量是微不足道的。从这个意义上说,本书的构架只不过是为将来进一步的精确研
究搭建了一个还算合适的平台。
除了完成对于死亡人口数据的讨论外,本书还对已有的饥荒理论作了进一步的拓展与发
挥。鉴于各地人口死亡规模的大小差异,尤其是农村地区的人口死亡规模的大小差异,与其
讨论“民主制度下没有饥荒”
,不如讨论“在政治权力高度集中的制度下,饥荒程度何以存
在巨大的差异”
,亦即“在政治权力高度集中的制度下,有些地区为什么出现特大饥荒,有
些地区只有不大的饥荒,或者,有些地区没有灾荒”
。我提出的理论解释,相信对于后续者
的研究,会有启发性的意义。

4

目录

一、资料与方法
1、对前人成果的评述
2、本文的资料与方法
二、人口的“非正常死亡”
1、江苏
2、浙江
3、安徽
4、江西
5、湖南
6、湖北
7、福建
8、广东
9、广西
10、贵州
11、云南
12、四川
13、山东
14、河北
15、河南
16、陕西

2

17、甘肃
18、其他地区
三、讨论
四、附录
附表 1、1953 年、1964 年和 1982 年中国分县分府普查人口
附表 2、地方志所载 1953-1982 年中国分县分府人口
附表 3、1954-1965 年安徽分县分府出生人口与死亡人口
附图 1、1959-1961 年全国各地非正常死亡人口比例
五、参考文献
后记

3

一、资料与方法

1、对前人成果的评述
关于 1959-1961 年中国人口的非正常死亡,有关研究已有多种。彭尼·凯恩(Kane, Penny)
在他的著作中对以前各家研究进行了详尽的评述,其中包括对于死亡人口的估计1,兹不赘言。
此后,又有杰斯帕·贝克(Jasper Becker)利用一大批新的资料,包括各种回忆录、自传性
的小说、在海外流传的中共文件以及他自己的调查,详细描述了各地的灾荒情形。对于人口
死亡的数量,也有归纳性的说明。2在中国大陆方面,曾任中国统计局长的李成瑞发表论文,
比较西方人口学家与中国人口学家的几种分析,阐述了自己对于不同分析方法和数据的观点。
3

中国政府至今没有公布三年大饥荒中人口死亡的确切数据。学者们的推测或估计,主要
是以 1953 年、1964 年、1982 年的人口普查数据为基础,或辅以 1982 年“千分之一人口生
育率抽样调查”以及其它各种数据进行的。各种研究方法得出的结论相差太大,有必要对其
进行简短的说明与评论。
(1) 1984 年,安斯利·科尔(Ansley J. Coale)根据三次人口普查资料及 1‟生育率抽样
调查资料,测算两次人口普查间隔的历年出生人口和历年死亡人口,按线性趋势算出 1958
年至 1963 年的线性死亡人数,再与估算的实际死亡人数相比,求得超纯线性死亡人数 2700
万。4在上引文中,李成瑞指出科尔的研究存在若干缺陷,经过李成瑞修正后的中国人口非正
常死亡数约为 2200 万。1987 年,彭希哲(Peng Xizhe)利用同样的资料,讨论各省人口的出
生率、死亡率与粮食供应的关系。虽然彭文讨论的不是人口死亡数本身,但是彭文还是给出
了 2300 万非死亡人口的估计数,但正如他自己所说,这一估计是相当粗略的,有待进一步
研究。5
(2) 1986 年,蒋正华根据三次人口普查资料以及三次人口普查所取得的年龄、性别数据,
编制了 1953 年到 1981 年历年的完全生命表,根据这些生命表推算出生率和死亡率,并据此
估算历年死亡人数,再根据预期寿命的变化,估算正常死亡人数,用历年死亡人数减去正常
死亡人数,所得即是非正常死亡人数。6与西方学者同期的研究相比,李成瑞认为中国学者蒋
正华的研究方法更具科学性,蒋正华认为大饥荒中中国非正常死亡人口大约为 1700 万。

1

彭尼·凯恩(Kane, Penny)
:
《1959-1961 年中国的大饥荒》
,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1993 年版,第 12-29
页,第 100-106 页。(Famine in China,1959-61, Demographic and Social Implications, The Macmillan Press
Ltd ,1988.)
2
Jasper Becker:Hungry ghosts: China’s Secret Famine, John Murray, London, 1996.
3
李成瑞:
《
“大跃进”引起的人口变动》
,
《中共党史研究》1997 年第 2 期。在这篇文章中,李成瑞没有对于
中国政府公布数据中的矛盾现象及学者们的质疑做出任何解释。
4
Coale, Ansley J. Rapid Population Change in China, 1952-1982. Report no.27, Committee on Population and
Demography, Washington D.C.: National Academy Press (1984).(安斯利·科尔:
《1952 年到 1982 年中国人口的
急剧变化》
,美国全国学术出版社 1984 年版,转引自李成瑞上引文。)
5
Peng Xizhe: Demographic Consequences of the Great Leap Forward in China’s Provinces, Population and
Devolopment Review, Vol.3. No.4. December 1987.
6
蒋正华、李南:
《中国人口动态参数校正》
,
《西安交通大学学报》1986 年第 3 期,第 46 和 64 页。
4

(3)1993 年,金辉采用了另外两种完全不同的分析方法。第一种方法,他根据中国政
府公布的 1953-1966 年历年人口统计数,指出 1960 和 1961 年,中国人口净减少 1348 万;又
按照中国政府公布的出生率,计算出 1960 年和 1961 年的出生人口合计为 2568 万,根据 1956
和 1957 以及 1962-1963 年平均死亡率作为 1959-1961 年的正常死亡率,估算出此两年中正常
死亡的人口约为 1395 万。
出生人口-正常死亡人口+总人口减少值=非正常死亡人口
据此式,2568-1395+1348=2521 ,即 1960-1961 年的非正常死亡人口可能达到 2521 万。
按照同样方法计算,如加上 1959 年,三年间中国大陆的非正常死亡人口不低于 2791 万。
金辉认为,总人口减少值也不可靠,因为,在乡村人口锐减的同时,城市人口仍然是增
长的。扣除城市人口增长数,中国农村非正常死亡的绝对数字,就比统计意义上的全国非正
常的总数还要多出 680 万。将总人口减少值修正以后,三年灾难中,中国农村的非正常死亡
人口就可能达到 3471 万。
金辉的另外一个研究方法,即假定 1964 年的人口普查数据是真实的,又假定中国政府
公布的 1961-1964 年的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也是真实的,用年平均增长率回溯,1961 年底的中
国人口只有 64645 万,比公布的 65859 万少了 1214 万。同样,以中国政府公布的 1959 年底
数据为基数,按公布的 1960 年和 1961 年的增长率计算,得到的结果也较 1961 年公布的总
人口多 1295 万。取 1214 和 1295 的均值,得 1255 万(金辉得到的数值为 1278 万,有误,
本文修正,最终数据亦加修正)
。金辉结论,1961 年的政府公布数据抹掉了这 1255 万人口,
如是,1959-1961 年的三年灾难中,中国的非正常死亡人口高达 4040 万。7
(4)原中共中央体制改革研究所的陈一咨披露,体改所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大约有 4300
万-4600 万人死于饥荒。陈氏称,另有一份提交给中央最高领导的资料说,死亡人口可能高
达 5000 万-6000 万。在与杰斯帕·贝克的会谈中,陈一咨还回忆了各省死亡的人口数,并
称这些数据是绝对可靠的。8
在我看来,在上述第一项研究中,1‟人口抽样调查数据可能不适合大饥荒死亡人口的
研究。样本分布的均衡与不均衡,样本量的大小,饥荒地区对于死亡人口的有意隐瞒,都可
能导致研究的失误。在上述第四项研究中,陈一咨披露的资料中,有些省的数据是可信的,
有些则是不可信的。原因不明。
最值得讨论的是上述第二项研究。在这项研究中,蒋正华、李南发表的两篇论文资料并
不一致,其原因在于第二篇论文对在历年人口出生率和死亡率的漏报进行了估计。在上引文
中,李成瑞对蒋正华的研究进行评述,只是他所引用“蒋正华资料”与蒋正华、李南上引两
文的资料皆不相同,介于两组资料之间,可能是对 0-1 岁死亡的婴儿年龄进行标准化处理所
致。有关这一计算过程究竟由谁并在哪篇论文中完成的,李成瑞文没有交待,本文无法追究。
根据蒋正华三组资料中的历年人口死亡率进行分析,三年大饥荒中全国非正常死亡人口为
7
8

金辉:
《
“三年自然灾害”备忘录》
,
《社会》1993 年第 4-5 合期,第 97-110 页。
Jasper Becker:Hungry ghosts: China’s Secret Famine,P.272.
5

1650-1790 万,平均为 1711 万,与蒋正华根据生命表所得 1700 万非正常死亡人口数接近。
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死亡率计算得出的非正常死亡人口为 1500 万。蒋正华资料对于国家
统计局资料的修正,可能仅仅是对死亡漏报人口的修正。
从理论上说,用人口出生率减去人口死亡率,即得人口自然增长率。在没有规模性的跨
国境人口迁移的背景下,人口自然增长率就是人口增长率。从理论上说,只要统计口径一致,
根据人口增长率和上一年的总人口,就可以计算出下一年的总人口。然而,无论是采用国家
统计局公布资料,还是采用蒋正华的三组资料,所得 1959 年以后历年总人口皆比国家统计
局公布人口多 400 万-700 万。另外,在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历年人口数中,1959 年人口多于
1960 年。这一资料与中国的社会现实是吻合的。而在其它四组资料中,1960 年人口多于 1959
年。很明显,灾前或灾中人口死亡率的人为篡改,是导致这一系列错误发生的根本原因。
比较而言,上述第三项研究,即金辉的研究,方法上是比较可靠的。这是因为,这一方
法可以有效识别作伪者对于人口死亡率数据的伪造。也就是说,如果有人通过降低人口死亡
率来隐瞒非正常死亡人口,那幺,通过计算出生人口,便可使降低死亡率的作伪手法暴露无
遗。要知道,对于人口数据的某些编造者而言,降低人口死亡率数据往往是他们唯一的作伪
手法。
不過,金輝的第一項研究將中國城市人口的增長另作統計,是不妥當的。因為,金氏公
式的第一項“出生人口”,已經包括城市人口。由於大多數城市保持正常或稍低的人口出生
率,才使得就全國而言,大饑荒期間的人口增長率仍然超過正常的人口死亡率。不僅如此,
有相當多的中小城市,甚至省會城市,也經歷規模性的人口死亡。籠統地將城市排斥在災區
之外,是不妥當的。
在我看来,中国政府公布的历年人口增长率和死亡率数据,需要得到地方数据的配合或
支撑。也就是说,只有将研究深入到省以下的政区,才有可能做到这一点。鉴于此,本文拟
对金辉的研究方法进行修正,并应用于省以下区域研究中。区域人口研究的过程更加复杂,
需要考虑的因素也更多。

2、本文的资料与方法
至今为止,各省新修地方志的工作已经基本完成并且出版,而《人口志》又是每本新修
地方志必备的内容。之所以不能通过新修地方志资料的累加来重建大饥荒中的死亡人口,是
因为许多地方志中并没有历年人口数据的记载,即使有,对于其可靠程度的确认也还是一个
问题。本文的研究证明,在经历了人口大规模死亡的地区,地方政府公布的数据有许多是不
可靠的。企图通过各个地区人口死亡数相加的方法来完成本项研究,是不可行的。
本文主要采用 1953 年、1964 年和 1982 年全国各市县人口普查数据作为分析的基础。再
通过各地地方志中记载的历年人口数,计算出各地灾前、灾后的人口增长速度。以 1953 年
和 1964 年普查人口为基础,根据灾前、灾后的人口增长速度,即可求得 1958 年和 1961 年
的人口。用 1958 年人口减去 1961 年人口,所得净减少人口,此即非正常死亡人口的一部分。

6

关于 1953 年和 1982 年人口普查的准确性,学界已经没有太多的疑问,只有 1964 年的
人口普查数据受到一些学者的质疑。杰斯帕·贝克认为,在许多省,对于大饥荒负有责任的
官员仍在掌权,他们完全有可能更改普查数据。9我认为这是一种基于逻辑而不是基于实证基
础上的推测。根据这一逻辑,为了掩饰人口的死亡,饥荒地区的地方政府只能虚增 1964 年
的人口。然而,这一虚增的代价是,1964-1982 年的人口年平均增长率必定会低于正常值,
而事实上,这种异常在我的研究中从未发现过。地方志中披露的历年人口统计数据及相关的
人口出生率、死亡率和人口迁移数据,大部分是真实的,但也有相当一部分是虚假的。在人
口死亡的较多的地区,更是如此。具体分析,详见下文。
本项研究共包括以下几个步骤:
第一,鉴于 1953-1982 年间中国县级政区的巨大变化,本文采用清代的“府”级单位
作为分析的基本政区。清代的府是统县政区,通常包括几个县或十几个县,与中华人民共和
国政府的“专区”类似,但并不能完全对应。采用这一稳定的分析单位,可以最大限度地消
除县级政区变动所造成的误差,即府境之内的县界变动不予考虑,仅对跨府的县界变动给予
调整。这样,一个县可能属于一个府辖,也可能属于两个或三个府辖。府辖县的数目可能是
整数,也可能是小数。10由于一府之中不同县域人口的死亡规模不同,有些县份出现了大规
模的人口死亡,有些县则无,所以,有些讨论还必须深入县域进行。
有读者提出,为何不能采用 1953 年的“专区”
,而却采用清代的“府”作为稳定的分析
单位?笔者的考虑有三。其一,对于样本的数量和分布而言,“专区”的范围过大,用于推
论和计算,准确性难于保证。另外,就我个人而言,相对于清代的“府”
,1953 年的“专区”
范围更不易把握,标准化过程中产生错误的概率更大。其二,19 世纪后半叶,太平天国战争、
西部回民战争和光绪初年北方地区的大旱灾,造成 1.2 亿人口的死亡。一个世纪以前的大灾
难与 1959-1961 年的大饥荒究竟有何联系,是我关注的一个问题。这一问题,只有在一个统
一的区域框架中才能得到解决,舍此别无他途。有关清代各府的人口死亡研究已经完成并出
版,本项研究只能以此为基础。关于一百年来两次大灾荒之间的相互关系,详见本书第三部
分的专门讨论。
第二,在政区不变的前提下,如果某地 1953-1964 年的人口增长速度大大低于 1964-1982
年,则说明该地在 1959-1961 年间遭受了较大的人口损失。因为,在那些没有经历大饥荒或
饥荒程度较轻的地区,如江西、山西、陕西(关中与陕北)等地,两个时段的人口增长速度
是大致相当的。通过这一方法,即可有效地判断大饥荒发生的地区和规模。
如果某地 1953-1964 年人口增长速度低于 1964-1982 年,但却达到、超过或接近 20‟,
这就存在两种可能,其一,不存在人口的规模性死亡,其二,存在人口规模性死亡。本文根
据地方志的记载加以确认。
9

Jasper Becker:Hungry ghosts: China’s Secret Famine,P.268.
例如:1932 年 11 月,安徽省从滁县、来安、定远、盱眙四县的相邻地区各划出若干保置嘉山县。此四县
清代分属滁州、泗州和凤阳府。假定每个保的人口是相同的,在 1953、1964 和 1982 年,嘉山县人口的 28%
属于清代的滁州,53%属于泗州,19%属于凤阳府。在没有详细记载的情况下,通常以等分的方式划分人口。
数据处理结果详见附表 1。
10

7

在周边皆为大饥荒地区的地区,即使某县 1953-1964 年的人口年平均增长率高于
1964-1982 年,也可能存在人口的规模性死亡。通过查阅各地地方志,并根据政区变动及人
口迁移等情况,可以做出正确判断。
第三,地方志只会隐瞒或缩小灾情,却不可能夸大灾情。对于地方志中记载的灾情,可
以作为灾情的最低程度来理解。许多灾区县公布的历年人口数据是不完全的,数据内涵也是
不相同的,引用时需要特别加以注意。例如,与人口普查数据不同的是,地方志中的数据多
为年末统计数据,且政区大都经过细致的等面积处理,据此而得出的人口增长速度,已经基
本排除了因政区调整造成的误差。有些地区也可能采用 1953 年或 1964 年人口普查数据,附
表 2 用斜体字加以标识,计算时予以修正。也有些地区未采取统一的政区标准,计算时也必
须予以调整。根据一府之中若干县的灾前人口增长速度,可以推得全府的灾前人口增长速度,
从而求得灾前人口。县级资料越多,结论就越可靠。
第四,地方志不仅记载历年人口,而且记载历年人口出生率和死亡率。在一般情况下,
两套数据是吻合的。在不存在迁移人口的前提下,用人口出生率减去人口死亡率,所得人口
自然增长率与根据人口总数求得的人口增长率或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一致。然而,在一些经历
了大规模人口死亡的地区,地方志所记载的灾前、灾后人口与人口出生率与死亡率,完全不
能对应。如在安徽省的一些地区,灾前人口被缩小,以至于灾前的人口增长率,低得使人不
能相信。在全国许多地方,灾后两年的人口往往被夸大。以至于在一些地区,1963 年,甚至
1962 年的人口,已经接近或者超过 1964 年。11 有意思的是,在一些地区,灾后人口总数是
虚报的,而人口出生率和死亡率数据却是真实的,因为,人口出生率与死亡无关,而人口死
亡率基本正常,县志作者没有作伪的必要。据此,我们可知灾后的人口增长率。
众所周知,灾后几年中国的人口增长速度,要比 1964-1982 年间的人口增长速度快许多。
灾情越重,灾后几年的人口增长速度往往越快。这一规律,也可以作为判断灾后统计数据真
伪的标准之一。在个别灾荒之后连续遭受饥荒的地区,由于人口大量外迁,可能造成例外;
在没有经历大饥荒的个别地区,也可能会有例外。在人口死亡规模较小或没有死亡的地区,
地方志所记载的灾后人口数据相当可靠。灾情严重的地区,地方志所记载的灾后人口数据则
往往虚报,对于这类地区的人口数据,需要认真甄别后使用。
第五,在一般情况下,大饥荒从 1959 年年初开始,至 1961 年上半年或年底结束。也有
些地区的人口规模性死亡,始于 1958 年下半年,或结束于 1960 年年底,或延续到 1962 年。
根据地方志记载的历年人口数,求得历年人口增长率,当人口增长速度迅速下降,即意味着
大饥荒的发生。当人口增长速度迅速上升,则意味着大饥荒的结束。本文根据不同地区的不
同情况作相应的调整。
第六,将大饥荒时期超过正常死亡人口的自然增长人口当作灾前人口的一部分。这样,
在确定灾前、灾后时点时,即使将时间定得宽一点,也不会造成对于死亡人口低估或高估。
关于这部分人口的计算,可以徐州府境为例加以说明。在邳县,1958-1960 年人口出生
11

城市因清退“大跃进”中进城的农民工可能出现灾后人口的持续减少,在农村,除了部分地区遭遇特大
自然灾害的特殊原因外,类似情况不可能发生。
8

率分别为 25.04‰、17.65‰和 17.87‟,平均每年为 20.1‟,1957 年和 1962 年的人口死亡率
分别为 10.71‟和 6.19‟,平均为 8.45‰。三年合计,人口出生率超过正常死亡率约 35 个千
分点。依同样方法计算,宿迁超出 26 个千分点,萧县超过 9 个千分点。加权平均,三县三
年大饥荒中人口出生率超过人口正常死亡率大约 23 个千分点,即每年平均约 7.7 个千分点。
为了计算的简便,可以认为,在徐州府,三年大饥荒中超过正常人口死亡率的出生人口,大
约占 1960 年人口总数的 23‟,合计约有人口 13.9 万。
第七,有些地方志记载了历年迁入人口与迁出人口,多数地方志没有此类记载。然而,
如果地方志所载历年出生人口、死亡人口和历年人口总数是正确的,可以根据这三项数据求
出净迁移人口。
第八,用某地灾前人口减去灾后人口,再加上大饥荒时期超过正常死亡人口的自然增长
人口以及净迁移人口,就是这一地区的非正常死亡人口。为了便于计算,以市县为单位,非
正常死亡人口小于 0.1 万者不计入。
第九,在一些人口死亡规模较小的地区,利用上述方法也不可能发现非正常死亡人口。
本文采用个案分析的方法,利用地方志所载历年人口数和历年人口死亡率数据,将各县市非
正常死亡人口累加,得出各府的非正常死亡人口。这一做法的缺陷是过度依赖地方志,当地
方志的记载不详或找不到足够多的地方志时,就有可能造成遗漏。只不过,这类地区人口死
亡的规模不大,即使存在遗漏,遗漏的人口也不会很多。
即使在人口死亡较多的地区,也可以根据市县志记载的人口死亡率进行非正常死亡人口
的推测,并将结果与和根据人口增长速度计算所得非正常死亡人口数进行对照。在人口数据
相对完整且数据质量较高的地区,两种研究方法所得结果是基本一致的。
第十,1958 年有大批农民进入城市。对于所在各县而言,他们的户籍已从 1958 年年底
人口统计数中消失。在大多数情况下,本文根据各县人口统计数据计算灾前人口,会造成事
实上的人口增长速度之低估。在这种情况下,本文通常将 1953-1957 年的人口增长速度作为
1953-1958 年的人口增长速度。如果样本包括城市,则按实际人口计算 1953-1958 年人口增速。
灾荒之后,他们中的绝大部分从城市遣返还乡,导致灾后三年人口的高增长。本文通常按历
年人口数据确定灾后人口增长率。
第十一,对于一个“府”而言,其中心城市的迁入人口主要来自周边农村,因此,本文
在计算以府为单位的人口非正常死亡时,并不将城市剔除,除非这一城市人口增长速度正常,
且无规模性的人口死亡。这样一来,因城市化而导致的人口迁移就可以不加以专门的讨论。
第十二,在结束每一个府的死亡人口数的讨论之后,还根据各种地方志中《大事记》的
内容,讨论各地的饥荒及人口死亡。如无记载,则不讨论。另外,本书将计算结果绘制成地
图。分别见附图 1 和附图 2。底图依据谭其骧师主编《中国历史地图集》第八册嘉庆二十五
年(1820 年)各省分府地图的 GIS 电子版制作。事实上,目前尚无人编制 1953 年各省“专
区”地图,遑论可供研究者所用之电子地图。
总之,本文的主要思路是,以 1953 年、1964 年人口普查数据为基础,利用地方志所载

9

资料求出各府灾前、灾后的人口增长速度,确定各府的灾前、灾后人口,藉此再求出各府非
正常死亡人口。人口普查资料的可靠性和完整性是其他任何资料所不可替代的,这是本项研
究赖以进行的基础。地方志资料虽然不完整,但从抽样的角度看,却已足够。12两套资料的
配合应用,可以最大限度地消除误差,排除错误。可以最大限度地求解大饥荒造成的各府人
口损失,揭示那段几乎被埋没的人口历史。
1953 年、
1964 年和 1982 年中国分省分府人口普查数据及两个时段的人口年平均增长率,
详见附表 1;地方志中记载的 1953-1965 年历年人口及 1982 年人口数据,详见附表 2。在一
些数据记载不全的市县,补充了人口普查数据后,资料更为完整,可用于各项人口指标的计
算。由于篇幅限制,不可能将地方志中有关历年人口出生、人口死亡和人口迁移的记载详细
列出。本文征引的此类数据,详见征引文献,读者可一一核对。《安徽省志》第八卷《人口
志》所载有关数据,详见附表 3。
最后需要说明的一点是,各省大饥荒发生的时间有先有后,参差不一。虽然灾情主要发
生于 1959-1961 年,
但在有些地区,1958 年和 1962 年的灾情相当严重,致灾原因也与 1959-1961
年相同。各地灾情发生的时间,行文时皆有说明。只是按照通常的说法,本书将三年大饥荒
的年份定于 1959-1961 年。这三年不仅是灾情最重的年份,也是灾情范围最广的年份。

12

本文实际引用的地方志为 1058 种,另有数百种地方志因资料缺载或非灾区而被放弃。合计全国受灾县级
政区 1462 个(不包括东北地区)
,样本县占总数的 79.3%。
10

二、人口的“非正常死亡”
1、江苏
以 1953 年政区为标准,清代的徐州府包括徐州市、铜山、沛县、砀山、睢宁、萧县、
丰县、邳县、宿迁和新沂一部分。1953 年至 1964 年徐州府境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11.8‰,
1964-1982 年则为 19.6‟。13各县人口的变动不平衡,既有 1959-1961 年大饥荒的影响因素,
也有政区变动的因素。例如,1953-1964 年铜山县人口减少过多,沛县人口增长过快,是因
两县政区调整所引起。14此类误差可以通过两县、多县或全府人口合计的方式来消除。
在所阅徐州府境各县县志中,
《睢宁县志》缺 1958-1961 年人口数据,《铜山县志》所载
数据不可靠,弃而不用。15根据砀山、萧县、沛县、丰县、邳县、宿迁六县资料合计,1954-1958
年历年人口增长率分别为 30.5‰、20‰、21.4‰、23.7‰和 18‰。1958 年人口的增长速度稍
有降低,主要是 1958 年邳县人口突然停止了增长,人口增长率降至 5.7‟。大饥荒可能已经
拉开序幕。然而,综合评估,本节仍将徐州府灾前时点定于 1958 年底。下文类此,不一一
说明。
在砀山等六县中,萧县 1953 年人口为普查人口,即大致相当于 1953 年年中人口。是年
萧县人口占砀山等六县人口总数的近 20%,以半年计,则为 10%。也就是说,从 1953 年至
1958 年,砀山等六县经历了 5.1 年而不是 5 年。下文类此,也不一一说明。
从 1953 年至 1958 年,砀山等六县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22.3‟。16根据另一记载,从 1952
年至 1957 年,沛县、丰县、铜山、睢宁、邳县、新沂六县合计,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22.7‟。
17

这两个数据与海州 1953-1964 年 22.8‰人口增长速度基本相同。如下文所述,海州灾情较

轻,灾前人口增长的速度与灾情无关。不过,据上引资料,1952-1957 年,徐州市人口年平
均增长率高达 117.2‰,又因徐州市区出现浮肿病人,必须将徐州市的人口变动计算在内。
将徐州府辖 8.5 县人口与徐州市人口的不同权重分别加以计算,灾前徐州府的人口年平均增
长率约为 23‰。据此计算徐州府 1958 年年底人口。
13

1953、1964 及 1982 年人口普查数据引自国家统计局人口统计司编《中国人口统计年鉴,1988 年》
,中国
展望出版社 1988 年版。详见附表 1。下文同此,不一一说明。
14
本文有关 1949 年以后的县级政区变动,主要来自各新修地方志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编《中华人民共
和国行政区划(1949-1997)
》
,北京:中国社会出版社 1998 年版,个别数据另有参照,不一一说明。
15
《睢宁县志》第三篇《人口》
,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1993 年版,第 96-97 页;
《铜山县志》第三篇
《人口》
,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1993 年版,第 184-186 页。
《铜山县志》称 1958-1960 年,外流 23661
人,返回 12066 人。然查此三年历年人口数和出生人口及死亡人口,竟发现有 1.1 万人口不知从何而来?该
志又称 1963 年特大水灾,外流人口 10 万余,后陆续返回 8.7 万。如果陆续返回不完全是当年返回的话,外
流人口当有数万。然后,1963 年较 1962 年增加人口 3.6 万,扣除自然增长人口,竟有 2 万人口不知自何而
来。人口是迁入而不是迁出。我相信《铜山县志》的文字表述是正确的,而人口数据则是不正确的。另外,
据历年人口死亡率记载,铜山县 1958 年人口大量死亡,与周边市县情况不合,原因不明,其数据不敢采纳。
16
《砀山县志》第三章《人口》
,北京:方志出版社 1996 年版,第 59 页;
《萧县志》第三编《人口》
,北京: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1989 年版,第 57-71 页。
《邳县志》第二编《人口》
,北京:中华书局 1995 年版,第 128
页;邳县缺 1953 年年底统计数据,据 1954 年人口出生率、死亡率及迁移率推算约为 70 万,1953 年人口普
查数与统计数差距太大,此不采纳;
《宿迁县志》第三编《人口》
,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 1996 年版,第 118
页。
《丰县志》第三篇《人口》
,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1994 年版,第 111 页;
《沛县志》第四篇《人口》
,
北京:中华书局 1995 年版,第 138 页。有关各县人口出生、死亡和迁移的记载,未加特别注明,均来自各
市县志的同一篇章,下文不一一注明。
17
《徐州市志》第五十六卷《人口》
,北京:中华书局 1994 年版,第 2100-2101 页。
11

灾后人口增长速度的确定相当复杂。在这六县当中,砀山县 1964 年年底人口与 1964 年
人口普查数相似,但却少于 1961 年。不仅如此,从 1961-1963 年,砀山县人口一直增长着,
至 1964 年突然下跌。萧县 1961 年人口已经接近 1964 年,灾后三年中人口似乎没有增长。
1964 年砀山县人口的锐减,与灾后人口数据的虚报有关。1964 年的人口普查,使得以
前的虚报难以维持。人口数据不得不回归真实。六县当中,砀山、萧县属于安徽省辖,其他
属于江苏。灾后三年砀山、萧县人口增长速度最低,分别为-9.7‰和 2.3‟,就与政区的归属
有关。也就是说,不同地区的不同政策,所产生的后果是不同的。《萧县志》记载灾后三年
人口自然增长率分别为 27.37‟、35.42‰和 17.52‟。
《安徽省志》第八卷《人口志》记载的
砀山县 1962 年人口自然增长率为 19.56‟。18徐州府东部的邳县未遭受 1962-1963 年的大水
灾,1961-1964 年的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25.4‰,与萧县同期的人口自然增长率相近。这一
系列数据暗示,三年大饥荒过后,灾区人口呈现较快的增长,绝不是低增长,更不是负增长。
大饥荒结束之后,徐州府境内发生的一个重要事件,是 1962-1963 年的大水灾。虽然灾
情严重,但没有影响人口的自然增长。《徐州市志》记载,1963 年年初,徐州地区大部分地
区人民生活困难,多数人每天只吃二三两粮,全区六县外流人口多达 28.4 万,部分重灾社队
半数以上的人口外流,浮肿病也发展到 19.5 万,又称治愈的浮肿病人为 27 万。
“卖儿卖女和
人口非正常死亡也有发展”
。只不过,由于吸取了三年大饥荒的教训,浮肿病人大部分被治
好,外流灾民中有 20 万人被政府劝回。19由于允许人口流动,或者说,对于灾民的外流,政
府没有加以制止,人口饿死的情况虽有发生,但要比 1959-1961 年间好得多。灾后人口的变
动就是在这一特殊背景下展开的。
将砀山、萧县排除不计,其余四县灾后三年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19.3‟。其中邳县 1964
年人口稍多于 1963 年,是 0.8 万人口外迁所致。宿迁县 1964 年人口少于 1963 年,且 1964
年迁入人口大大多于迁出。人口之减少只能归结为以前人口数据的虚报。丰县、沛县的情况
也可能作同样的理解。根据《徐州市志》,1962-1965 年,徐州七县市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19‰,
虽然低于 1964 年至 1982 年的增长速度,但考虑到 1962-1963 年的大水灾所导致的人口死亡
及人口外迁,仍可以接受。最重要的是,这一增长率中已经包括了大饥荒之后城市人口压缩
引起的人口减少,人口的城市化迁移与非城市化迁移不需再加讨论。据此测算 1961 年年底
人口。
计算结果,从 1958 年底至 1961 年底,徐州府境人口净减少 26.5 万。然而,净减少人口
还不是全部的减少人口。将大饥荒期间超过正常人口死亡率的自然增长人口计入之后,灾前
人口还应增加,而减少人口也将随之增加。在邳县,1958-1960 年人口出生率分别为 25.04‰、
17.65‰和 17.87‟,平均每年为 20.1‟,1957 年和 1962 年的人口死亡率分别为 10.71‟和
6.19‟,平均为 8.45‰。三年合计,人口出生率超过正常死亡率共约 35 个千分点。依同样方
法计算,宿迁超出 26 个千分点,萧县超过 9 个千分点。加权平均,三县三年大饥荒中人口
18

据《安徽省志》第八卷《人口志》
,合肥:安徽人民出版社 1995 年版,第 89-92,99-102 页所载人口出生
率和死亡率数据计算。
19
《徐州市志·大事记》
,第 37-39 页。
12

出生率超过人口正常死亡率大约 23 个千分点,
即每年平均约 7.7 个千分点。为了计算的简便,
可以认为,在徐州府,三年大饥荒中超过正常人口死亡率的出生人口,大约占 1960 年人口
总数的 23‟,合计约有人口 13.9 万。这样,徐州府境共减少人口 40.4 万。
1961-1963 年丰县及沛县的人口增长,证明劝归的 20 万外流人口已为所在县登记在册。
或者暂时外流的人口根本没有从所在县户籍中排除。由于 1962-1964 年的人口增长速度低于
1964-1982 年,让人们猜想这一时期的外流未归人口,不再列入所在县户籍。这也证明,徐
州府灾区各县对于永久性外流未归人员的处理,在户口数字上已有所反映。灾后徐州府 8 万
余人口的外流,不会影响本文对于三年大饥荒中死亡人口的分析。
关于大饥荒期间的人口迁移。丰县、邳县和宿迁三县县志有相关记载。《丰县志》称,
1960 年全县外流吉林、黑龙江、青海、甘肃等地 1.4 万人口,劝回 0.6 万,仍有 0.8 万未归。
同年 1-5 月,从砀山、萧县、山东及其他地区流入的人口近 2 万,迁入超过迁出。在邳县,
大饥荒三年中的净迁出人口为 0.9 万。在宿迁,大饥荒三年中的净迁入人口约为 1.5 万。宿
迁县人口死亡规模较小,相邻灾区人口可能大量迁入,最大的人口输出地当为灾情严重的徐
州府辖各县。这一连串数据告诉我们,三年大饥荒中,虽然徐州府境的人口迁移具有相当规
模,但人口的迁入可能大于迁出。徐州府不存在因人口外迁造成的人口减少。如果真的能够
确定徐州府境迁入人口多于迁出人口,则非正常死亡人口还要增加。
《徐州市志》称:截止于 1959 年 4 月 18 日,全区(徐州市、丰县、沛县、邳县、新沂、
睢宁)发现浮肿病人 18 万余人,丰县浮肿病人达 3.1 万人。农民以胡萝卜、红芋、野菜、树
叶为主食。1961 年 8 月,中共徐州地委召开全体扩大会议,宣布据不完全统计,全专区非正
常死亡人口为 7 万余人。20“不完全统计”一词说明这一数据是一个有保留的最低值。还要
说明一点,人口死亡最严重的砀山和萧县,并不属徐州市辖。
《砀山县志·大事记》称,1960
年春天,人民公社缺粮严重,有一段时间每人每天的口粮只有 1 两 8 钱,出现非正常死亡„„
以黄楼、权集两公社最甚。到底严重到什么程度,没有记载。依上述方法单独计算,砀山、
萧县两县非正常死亡人口可能达到 18 万,宿迁县也不属于徐州地区,非正常死亡人口约 1
万余。从徐州府境非正常死亡人口中减去砀山、萧县和宿迁三县,所余 21.4 万非正常死亡人
口属于徐州地区辖境人口。徐州地委的统计仅为辖境中全部非正常死亡人口的三分之一。
海州包括连云港、赣榆、沐阳、灌云、东海和新沂县一部分。1953-1964 年海州境内人
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22.8‰,1964-1982 年为 21.6‰。1953-1964 年人口增长速度超过 1964-1982
年,就可以证明境内没有饥荒或饥荒程度较低。这类地区的死亡人口估算,无法采用人口增
长速度分析法。通过对县志所载历年人口死亡率进行分析,仍可以发现饥荒的痕迹。《沐阳
县志》中的人口死亡率记载极为混乱,1959 年人口死亡率只有 1.96‟,令人不敢相信。灌云
县 1959-1961 年的人口死亡率分别为 15‟、18.53‟和 13.4‟,超出灾前、灾后 10‟左右的
正常水平,合计非正常死亡人口约为 0.8 万。按照同样方法计算,东海县 1959-1961 年非正

20

《徐州市志·大事记》
,北京:中华书局 1994 年版,第 37-39 页。
13

常死亡人口大约 1.2 万人。21新沂县(1/2)1959 年非正常死亡人口 0.2 万22,海州灾区合计非
正常死亡人口约为 2.2 万。
《东海县志》称三年大饥荒中,全县共防治浮肿病人 3.34 万人。23
可知饥饿仍然是导致疾病乃至死亡的原因。
淮安府包括淮阴市、淮阴、淮安、滨海、涟水、淮阴、建湖、盐城、阜宁和射阳。1953-1964
年淮安府境新设灌南、响水、洪泽三县,县界变动颇大。以府计算,淮安府 1953-1964 年人
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19.7‰,1964-1982 年为 21.2‟。据此判断此地可能经历过规模性的人口
死亡。查阅灌南、泗阳、滨海、涟水、淮阴、建湖六县数据,其中建湖县的数据最为离谱。
1958 年建湖县人口增加了 5.2 万,人口增长率高达 99.3‰。是年人口自然增长 0.4 万,人口
净迁出 0.6 万,人口应当较上年减少 0.2 万。另外,1958 年,滨海县人口增加了近 5 万,年
增长率高达 91.1‰,细查之,是年该县非农业人口净增 4 万。多达 4 万人的非农人口,在滨
海县从事什么职业,尚不清楚。在此之前的 1956 年,滨海县有部分区域划给射阳,这一调
整并没有反映在当年的人口统计数据上,1957 年人口增长率只有 9.4‰,可能与此有关。1959
年,因接受一批来自无锡、苏州的下放干部与农民,滨海县人口增长率仍高达 39.6‰。由于
迁入人口太多,所以,1957 年因区域调整造成的人口减少可以不再讨论。在灌南县,人口的
高增长可能与周边区域的不断划入有关。如 1957 年 12 月,涟水县有 6 个乡的人口划入灌南,
导致涟水县人口增长率只有 9.7‟,而灌南县则达 36.6‰。直到 1960 年,灌南县净增 6 万人
口,增长率高达 182.3‰,就是从滨海县划入 2 个公社的结果。然而,
《滨海县志》已无相关
记载。此区域早已被调整出滨海县境。鉴于此,三年大饥荒期间的灌南县数据弃而不用。24从
1953 年至 1958 年,在排除建湖县后,上述五县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27.7‟。
六县合计,1961-1964 年,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15.8‰。分县而论,灾后数据仍然存在
一些问题。如泗阳县人口一直呈增长状,直到 1964 年突然减少了 0.4 万。滨海县 1964 年人
口少于 1963 年和 1962 年,人口的自然增长率却保持 21‟-23‟的高速度。县志没有记载外
迁人口,如果有外迁人口,为什么也是在 1964 年外迁?建湖的情况与此相同。实际情形应
该是,1964 年的人口普查使得以前的人口浮夸露出马脚,人口数据的变动才出现反常。不过,
按人口普查数据,1964-1982 年淮安府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21.2‰,由于 1962 年和 1963 年
的大水灾,1961-1964 年人口增长速度低于 1964-1982 年,也是可以理解的。
从 1958 年底至 1961 年底,淮安府人口增加了 16.2 万。三年大饥荒中,泗阳县人口出生
率超过正常人口死亡率约 26 个千分点,滨海县 62 个千分点,涟水 39 个千分点,淮阴 63 个
千分点,建湖 13 个千分点,平均为 38 个千分点。推及全府,灾前人口还应增加 23.6 万, 全
21

《沐阳县志》第四篇《人口》
,南京:江苏科学技术出版社 1997 年版,第 116-173 页;
《灌云县志》第三
篇《人口》
,北京:方志出版社 1999 年版,第 156-161 页;
《东海县志》第四篇《人口》
,北京:中华书局 1994
年版,第 143-144 页。
22
《新沂县志》第一篇《政区·人口》
,江苏科学技术出版社 1995 年版,第 85-86 页。
23
《东海县志·大事记》
,北京:中华书局 1994 年版,第 27 页。
24
《灌南县志》第三编《人口》,南京:江苏古籍出版社 1995 年版,第 117 页;
《泗阳县志》第三编《人口》
,
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 1995 年版,第 118 页;
《滨海县志》卷三《人口》
,北京:方志出版社 1998 年版,第
231 页;
《涟水县志》第四编《人口》
,南京:江苏古籍出版社 1997 年版,第 173 页;
《淮阴县志》第四编《人
口》
,上海: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 1996 年版,第 157-159 页;
《建湖县志》第三篇《人口》,南京:江苏人
民出版社 1994 年版,第 139-140 页。
14

府减少人口 7.4 万。25
关于人口迁移,1959-1961 年,涟水、建湖两县净迁出均为 0.2 万。泗阳县 1958-1962 年
净迁出人口 0.4 万,估计 1959-1961 年的净迁出人口也是 0.2 万。由此推测,三年大饥荒中,
淮安府的净迁出人口大约 2 万人。全府非正常死亡人口 5.4 万。
盐城地区辖清代淮安府东部诸县及扬州府沿海各县。根据《盐城市志》记载,1960 年中
共盐城地委通知各县大力医治浮肿病、妇女子宫下垂、消瘦病以及青紫病等,仅盐城县就补
助营养经费 12 万元,大米、食油、食糖若干公斤26。这说明,既使在沿海地区,同样不能幸
免。由于政区变动复杂,无法作细致区分,兹将全府所辖各县均视作灾区。
扬州府包括扬州市、高邮、宝应、江都、泰县、泰州市、仪征、兴化、东台、大丰和海
安县一部分。1953-1964 年,扬州府境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8.2‰,1964-1982 年为 18.1‰,
可见灾情相当严重。分县而论,1953-1964 年,扬州府沿海诸县如大丰、东台、海安三县人
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24.5‟,1964-1982 年为 14.4‰。1953-1964 年扬州府非沿海各县人口年平
均增长率只有 2‟,而 1964-1982 年则有 19.5‰。沿海人口的增长既与当地存在大量可供开
垦的海涂等资源有关,也与上海市劳改局设立的农场有关。劳改人员的户口迁离上海,归入
农场所在地,应是大丰县人口增长迅速的主要原因。27由此可知,大饥荒主要发生在扬州府
非沿海的西部各县。
关于扬州地区灾前的人口年平均增长率,根据《扬州市志》所载数据计算,1954-1958
年只有 0.8‰28,完全不可信。1990 年代的扬州市包括扬州市区、泰州、仪征、兴化、高邮、
宝应、靖江、泰兴、江都、邗江和泰县,其中只有泰兴和靖江不属清代扬州府境。1954 年底
扬州市各市县人口总数为 683.7 万,而将上述各县 1953 年人口普查数累加,只有 626 万。以
19.3‟(详下文)年平均增长率计算,1954 年底上述各县市合计有人口 644.2 万,较《扬州
市志》所载要少 39.5 万。县志资料也可以证明这一点。泰县、邗江、兴化、宝应、东台五市
县志记载有 1953 年人口,1953-1958 年,四县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19.3‰。29另有高邮、江
都两县资料不全,暂不讨论。30由此可见,
《扬州市志》所载各县 1954 年人口数不可靠。扬
州市区 1954-1957 年人口年平均增长率高达 37.4‰,只是因其人口数较少,不足 20 万人,对
全府人口增长的影响不大。采用上述四县 1953-1958 年的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作为灾前人口增
25

在上述六县之外,淮安府还有洪泽县数据:1960 年人口为 18.1 万,1961 年为 16.7 万,净减少 1.4 万。洪
泽县于 1956 年新设,县志中仅有 1957 年至 1962 年数据,无法进行统计分析。详见《洪泽县志》第四编《人
口》
,北京: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 1999 年版,第 143-145 页。
26
《盐城市志·大事记》
,南京:江苏科学技术出版社 1998 年版,第 65 页。
27
1962 年上海市劳改局在安徽省宣城县建军天湖农场,户口划属宣城,人口遣入 8299 人。见《宣城县志》
第三章《人口》
,北京:方志出版社 1996 年版第 82 页。据此可知上海市劳改局在大丰县所设农场户口划属
大丰。其他地区与此相同。
28
《扬州市志》第三编《人口》
,上海: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上海分社 1997 年版,第 275 页。
29
《泰县志》第三篇《居民》,南京:江苏古籍出版社 1993 年版,第 111 页;
《邗江县志》卷二《人口》
,南
京:江苏人民出版社 1995 年版,第 128 页;
《兴化市志》第三编《人口》
,上海: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 1995
年版,第 137-138 页。
《高邮县志》第三篇《人口》
,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 1990 年版,第 60 页;
《宝应县
志》
,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 1994 年版,第 162 页。
《宝应县志》转引自“大饥荒档案”
(www.xgc2000.com)
,
卷秩不详。泰县 1953 年人口为普查人口,当作 1953 年底人口计算,是为低估,然而,邗江县 1953 年人口
略超过 1954 年,是为高估。且因泰县人口大大超过邗江,故两种误差可以抵消。
30
《江都县志》第三篇《人口》
,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 1996 年版,第 150 页。
15

长速度也不恰当。因为,泰县和宝应两县 1958 年人口少于 1957 年。1958 年江苏省的人口死
亡率为 9.4‟31,正常。泰和、宝应两县减少的人口不应当视作死亡,而是外逃或迁入了城市。
在兴化县,1958 年春荒导致外流农民多达 5 万多人次,遍及三省 15 个县市,兴化县政府组
织人员进行劝阻。32在泰县,因毗邻泰州市,1958 年减少的人口有相当多的部分迁入泰州。
泰州 1958 年从农村招收 8518 人,1959-1960 年遣返 6746 人回乡。1953-1957 年四县人口年
平均增长率为 24.2‰,加上东台县,则为 24.9‰。这一计算,实际是将迁入城市的人口视作
在乡人口。如上文所说,区域内的城市与乡村合并计算,如扬州市和泰州市已被计入灾区,
另外,入城农民的绝大部分在灾后被遣返还乡,而灾后的人口增长速度主要是根据人口年平
均增长率确定的,特殊情况例外。采用这一计算口径,就可以不考虑农民的进城与回乡。不
过,由于兴化县 1958 年的人口减少并不是农民进城所致,所以,灾前的人口年平均增长率
只能定于 21%。
扬州市 1961-1964 年人口年平均增长率只有 8.3‟。根据《扬州市志》的记载:1962 年
为 14.27‟,1963 年为 22.47‟,1964 年为 27.68‟33,三年合计约为 20‟。采用县志资料,
邗江县 1964 年人口少于 1960 年,可能为政区调整所致,暂不讨论。泰县、兴化、宝应三县
1961-1964 年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8.7‰,而三年中的人口自然增长率约为 24‟。江都县的情
况相同,三年间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6.5‟,而人口自然增长率约为 15‟。作为对比,大丰、
东台两县的情况有所不同,在三年大饥荒中,大丰县未受损失,东台县人口死亡规模不大,
所以,灾后三年的人口年平均增长率分别为 31.49‰和 25.08‰,基本正常。这两个数据又与
三年中各自的人口自然增长率吻合。34对于确定灾后的人口增长速度,到底该采用哪一种数
据呢?这就需要认真讨论两个相关问题:人口迁移与人口登记。
据《扬州市志》
,1959-1964 年,扬州地区农村外流人口(累计)达到 49.16 万,仅 1959
年即达 10 万人,其中兴化县最多,约 3 万人,其次江都,1.3 万人,其他各县也有数千人。
大部分流向上海、苏南和赣北,也有流向东台一带的。1962 年 9 月,扬州全区遭受特大暴雨
和强台风的袭击,庄稼被淹,房屋倒坍。当年全区外流人口 10 万人,1963 年外流 12 万多人,
1964 年外流 3.67 万人35。据此计算,1959-1961 年的外流人口约为 25 万人,1962-1965 年约
为 24 万人。政府派员前往灾民流入地进行劝返工作,至 1961 年底,累计劝回 13 万人,尚
余 12 万人未归(其中兴化流入东台的就有 1 万余人)
。至 1963 年 3 月以前,1962 年以来外
流未归的尚有 8.02 万人,合计全部外流未归人口约 20 万人。当年 3 月,专署副专员带 50 名
科局级干部,动员回归及春耕自动回归近 5 万人。1964 年全年外流人口 3.67 万人,全年回
归 9.21 万人。迁入与迁出相抵,回归了 10.5 万人。尚余 9.5 万人口外流未归。扣除迁往东台

31

杜闻贞主编:
《中国人口·江苏分册》
,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 1987 年版,第 113 页。
《兴化市志》第十七篇《民政》
,第 562-563 页。
33
《扬州市志》第三编《 人口》
,上海: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上海分社 1997 年版,第 275 页。
34
《东台市志》第三篇《人口》
,南京:江苏科学技术出版社 1994 年版,第 147-148 页;
《大丰县志》第三卷
《人口》
,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 1989 年版,第 99 页。
35
《扬州市志·大事记》
,上海: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上海分社 1997 年版,第 101 页。
32

16

县的不计,大约只有 8 万多人外流未归,其中大部分都是宝应县人。36
一些县志的记载支持这一观点。1958-1964 年,邗江县的净迁出人口为 3611 人,兴化县
净迁入人口为 9592 人,两县合计迁入多于迁出。可见,除了宝应县以及其他几个县外,人
口的迁出与迁入已经大体平衡。由于《扬州市志》在讨论外流人口的同时,没有讨论迁入人
口,所以,到 1964 年,扬州府的净迁出人口应当不足 8 万。
1950 年代中期,常规性的外流人口并不为地方人口统计所记载。以兴化县为例,1960
年代以前,每年秋收之后,该地一些农户每到秋后即用土砖封门,全家到江南帮工,拾荒,
做小生意或做流动匠人,也有的沦为乞丐。37既然是秋后外流,那么,他们多半在春耕前
就会返乡。属于不定居的流动人口。遇灾逃荒已经成为当地灾民的一种生活方式,并不意
味着当地人口的真正减少,也不对统计数据产生影响。《扬州市志》的作者不明白这一点,
将这批人口计入外迁人口。外迁者主要迁入苏南及上海,其中迁入上海的多达 27.6 万。所
以,1954 年的 683.7 万人口,1955 年降为 655.4 万,减少 31.9 万。
随着户籍制度的逐渐严格,逃荒性质的人口外迁见于县级人口统计。据《江都县志》,
1959 年和 1960 年净迁出 8.8 万人口,两个年份的人口减少即是由人口自然减少和外迁人口
两部分组成。1960 年底江都县人口为 72.4 万,1961 年为 72.7 万,这年人口自然增长数为
-0.8 万,推测净迁入人口约为 1.1 万。1962 年人口增至 74.6 万,其中属于自然增长的有 0.8
万,推测净迁入人口也是 1.1 万。1963 年人口降至 73.4 万,扣除自然增长的 1.3 万人口,
推测外迁人口多达 2.5 万。依同样的方法计算,1964 年的外迁人口还有 1.5 万。38又查《扬
州市志》
,按照当年行政区划,1963 年至 1964 年扬州市区人口从 22.1 万增至 22.4 万,不
存在因政区变动从江都县划入人口的可能。39另外,
《高邮县志》也称,从 1959 年至 1964
年,全县净迁出人口为 6.7 万。40《江都县志》、
《高邮县志》的记载为真,则意味着《扬州
市志》有关外流人口回归的记载为假。
《扬州市志》记载 1961-1964 年全市人口分别为 626.9 万、635.2 万、637.7 万和 642.6
万,三年人口增长率分别为 13.2‰、3.9‰和 7.7‰,如果说 1962 年和 1963 年的人口低增长
是人口外流所致,1964 年的人口低增长则无法用同样理由来解释。因为,如上所述,1964
年的回归人口已经大大超过外流人口。据此可知,《扬州市志》所载历年人口数据和文字表
述存在很大的矛盾。比较而言,县志的记载是真实的。
由于邗江县 1964 年人口少于 1961 年,此数据只能弃而不用。将泰县、兴化、宝应、江
都、东台五县合计,灾后三年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11.8‰,将泰县、兴化、宝应、江都四县
合计,
只有 8.2‰。
采用《扬州市志》所载历年人口计算,灾后三年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8.3‟。
扬州市不包括东台,但东台又属于灾区,所以,扬州府境灾后三年的人口年平均增长率可能
为 10‟。依此测算扬州府灾后人口。
36
37
38
39
40

《扬州市志》第五十四编《民政》
,上海: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上海分社,1997 年版,第 2237-2238 页。
《兴化市志》第十七篇《民政》
,第 562-563 页。
《江都县志》第三篇《人口》
,第 150-155 页。
《扬州市志》第三篇《人口》
,第 267-268 页。
《高邮县志》第三篇《人口》
,第 163 页。
17

从 1958 年底至 1961 年底,扬州府境净减少人口约 48.8 万。将邗江、兴化、泰县、宝
应、江都、东台及扬州市区合计,三年中人口出生率超过正常人口死亡率约 16 个千分点,
即扬州府灾区各县三年大饥荒中超出正常死亡人口的出生人口为 10.3 万。扣除迁入东台县
的人口不计,正与扬州府境 1961 年底外流且未回归的人口数相当。在扬州府,净减少人口
即非正常死亡人口。
如果以灾后三年的人口自然增长率作为灾后扬州府境人口增长速度,扬州府的净减少人
口多达 82.5 万,用此数减去三年大饥荒中的净减少人口,所得 21 万人口即为 1964 年外流
未归人口,即从 1958 年春荒以后外流未归人口。由此可见,
《扬州市志》所称外流人口基本
回归,是不真实的。
通州包括南通市、南通县、如皋、如东、泰兴、海安县一部分和扬中县一部分。通州
1953-1964 年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8.7‰,1964-1982 年为 13.3‟。人口的规模性死亡是显然
的。
《南通市志》所载人口数据,包括南通市(含南通县)
、海安、如皋、如东、海门、启东
六县。海门、启东属于清代海门厅,排除不计,再加上泰兴和扬中县人口的三分之一,减去
海安县人口的三分之二,就得到通州境内 1953-1964 年历年人口。41从 1953 年至 1958 年,
通州境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12.9‟。1961-1964 年为 24.7‟。
从 1958 年底至 1961 年底,通州境内人口净减少 16.8 万。然而,这并不是全部的减少
人口。在这三年中,南通、如皋、如东、海安、泰兴五县人口出生率超过正常死亡人口率约
20 个千分点,推及全州,灾前人口还应增加 9.2 万,合计减少人口 26 万。南通、泰兴两县
合计,三年大饥荒中,净迁出人口约有 0.7 万。《如皋县志·大事记》称,1960 年有 12028
人支援新疆,3200 人迁徐州煤矿,合计迁出人口 1.5 万,假如这就是净迁出人口的话,通州
地区净迁出人口大约 3 万。通州境内非正常死亡人口多达 23 万。
按照《南通市志》所载历年人口死亡率计算,三年大饥荒中,南通、海安、如皋、如
东四市县的非正常死亡人口即多达 13 万。泰兴县 1958 年底人口为 106.9 万,1961 年底为
101.8 万,净减少人口 5.1 万。净迁出人口只有 822 人,减少人口约 5 万人,如果加上三年
中超过正常死亡率的自然增长人口 5.3 万,非正常死亡人口超过 10 万。根据人口增长速度
分析与根据历年人口死亡率分析所得结果是一致的。
海门厅包括海门县和启东县。
《海门县志》所载政区与 1953 年及 1964 年两次人口普查
时的政区都不相同。按照《海门县志》所载历年死亡率,1959-1961 年,海门县非正常死亡
人口约为 0.7 万。启东县人口变动无异常。42
江宁府境包括南京市、江宁、江浦、高淳、六合、句容和溧水。1953-1964 年江宁府境
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18.3‰,1964-1982 年为 17.1‰。从总体看,江宁府境灾情较轻,分县

41

《南通市志·人口》
,上海: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 2000 年版,第 200-203 页;
《南通县志》第四篇《人
口》
,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 1996 年版,第 163-164 页;
《泰兴县志》第三篇《人口》
,南京:江苏人民出版
社 1993 年版,第 148 页;
《海安县志》第三编《居民》
,上海: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 1997 年版,第 158-163
页。
42
《海门县志》卷四《人口》
,南京:江苏科学技术出版社 1996 年版,第 127-132 页;
《启东县志》第三篇
《人口》
,北京:中华书局 1993 年版,第 155 页。
18

而论,有部分县却是灾情严重。根据江浦、六合、高淳三县资料,1953-1958 年人口年平均
增长率为 11.4‰。三县当中,高淳县 1955 年和 1956 年人口数少于 1954 年,与 1954 年的水
灾有关。
《高淳县志·大事记》记载汛期死亡人口只有 121 人,但 1954 年和 1955 年人口死
亡率高达 33.45‰和 23.33‟。同样,上述三县 1961-1964 年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25.2‰。其
中江浦县人口增长速度接近 30‟,可能与当地大型厂矿的建设有关。江浦县不属灾区,排除
不计,其他两县灾后三年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24.1。43以此测算江宁府灾区灾前、灾后人口。
从 1958 年底至 1961 年底,江宁府灾区四县人口净减少 7 万。查《六合县志》
,大饥荒
三年中,六合县人口出生率超过人口死亡率 24 个千分点,高淳县基本持平,两县合计约 15
个千分点,推及灾区四县,灾前人口还应增加 2 万。1959-1961 年高淳县的净迁出人口近 1
万,六合县 0.3 万。溧水、句容两县人口外出的规模若与六合县相当,正好也是 2 万人口。
也就是说,江宁灾区四县中三年大饥荒中的自然增长人口与外迁人口的数量相当。因此,在
这四县,三年大饥荒中的净减少人口也就是非正常死亡人口。
从历年人口死亡率分析,1959-1961 年高淳县非正常死亡人口大约 1.5 万,六合县大约
1.3 万。溧水和句容两县死亡人口规模小于高淳、六合,四县合计远远不够 7 万人的水平。
因此,有必要对两县县志的有关记载进行更为细致的分析。
从理论上说,每一年度的人口增加数,等于是年自然增长人口与净迁移人口之和。在高
淳县,1958 年较 1957 年增加人口-0.5 万,1958 年自然增加和净迁移人口合计也是-0.5 万;
1959 年情况相同。1960 年,人口自然增加与净迁移人口合计为-0.7 万,是年年底人口应为
25.7 万,可是,县志所载却是 26.3 万,虚增 0.6 万人口。1959-1962 年和 1964 年,六合县的
两套人口数据皆不能配合,其中的奥妙不得而知。不过,从 1958 年至 1961 年,六合县净减
少人口 3.3 万,其中有 0.3 万净迁出人口,非正常死亡人口应有 3 万。由于任何一本地方志
都不会夸大本地的死亡人口数量。所以,当面临两个不同系统的死亡人口数据时,本文通常
是择其低者而采纳之。
作为对比,《江浦县志》虽然没有记载迁移人口,但是,按上式计算,两套数据之间只
有些许差异,这便是没有明确记载的净迁移人口。也就是说,只有在那些出现人口大量死亡
的县市,才会出现人口数据的伪造现象。在分析数据时,务必注意这一点。
《高淳县志·大事记》称:
“1960 年,中共中央转发江苏省委关于‘高淳事件’的通报,
高淳县 1958 年冬至 1959 年春大量发生浮肿病、消瘦病、妇女子宫下垂症和人口外流的严重
事件。
”可惜的是,中共中央的通报,并没能有效地遏制高淳县人口的非正常死亡。
镇江府境包括镇江市、丹徒、丹阳、金坛、溧水和扬中县一部分。1953-1964 年镇江府
境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16.7‰,1964-1982 年为 15.7‰。在苏南地区,1970 年代的计划生育
工作已卓有成效,因此,1964-1982 年人口增长速度低于 1953-1964 年,并不能证明此地未经
历过三年大饥荒。查阅扬中、丹阳、金坛、丹徒四县县志,其中丹徒县 1956 年人口少于 1955
43

《江浦县志》第三章《人口》
,南京:河海大学出版社 1995 年版,第 96-107 页;
《六合县志》第二编《人
口》
,北京:中华书局 1991 年版,第 100-101 页;
《高淳县志》第三篇《人口》
,南京:江苏古籍出版社 1988
年版,第 154 页。
19

年,1958 年大大少于 1957 年。丹徒县与镇江市邻,境域变动频繁,可能是其人口减少之原
因。
排除丹徒县不计,
另三县 1953-1958 年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18.1‰,
1960-1964 年为 30.6‟。
44

从 1958 年年底至 1960 年年底,净减少人口 4.2 万。三年中,丹阳、金坛、扬中三县平均每

县人口出生率超过正常人口死亡率约 25 个千分点,
《镇江市志》没有历年人口记载,却有历
年出生人口、死亡人口之记载,三年中镇江市人口出生率超过正常人口死亡率约 40 个千分
点,加权平均,全府三年中人口出生率超过正常人口死亡率约 26.6 个千分点,如此,灾前人
口还应增加 5.5 万。也就是说,三年大饥荒中,镇江府境的全部减少人口约为 9.7 万。依《丹
阳县志》
,1960-1965 年迁入人口为 0.5 万,而 1959-1960 年的迁往江西、甘肃、青海、新疆
等地的人口多达 1.3 万。大饥荒时代丹阳县净迁出人口至少有 1 万。全府所辖 5.7 县,净迁
出人口可能达到 5 万余人,与超过正常人口死亡率的增长人口相当。也就是说,镇江府净减
少人口大约为非正常死亡人口。
按照丹阳县历年人口死亡率分析,大饥荒中非正常死亡人口约为 1 万。金坛县约 0.4 万,
合计 1.4 万。以丹阳、金坛两县 1964 年在全府人口(不包括镇江市)中的比例计算,镇江市
以外各县非正常死亡人口约有 2.9 万。根据《镇江市志》所载历年人口死亡率,1959-1961
年全市非正常死亡人口约为 1.6 万,合计为 4.5 万,以上述分析基本一致。不过,还要指出
的是,镇江市 1958 年即出现 0.3 万人口的非正常死亡,是否因“大跃进”而引起,尚不知,
本节亦未计入。
丹阳县人口低谷出现在 1959 年,而《丹阳县志·大事记》称,1960 年全县浮肿病人 4194
人,干瘦病人 724 人,妇女子宫下垂 4513 人,可见灾荒主要发生于 1960 年。令人不解的是,
1960 年出生率小于死亡率,且人口迁出多于迁入,然而,这一年人口却超过 1959 年。毫无
疑问,1960 年丹阳县人口总数是伪造的。1960 年的丹阳人口数还应更低,则非正常死亡人
口数量更多。
常州府境包括常州市、无锡市、无锡、靖江、宜兴、武进和江阴。1953-1964 年常州府境
人口年平均增长率只有 12.3‰,1964-1982 年为 14.2‰,可能存在规模性人口非正常死亡。常
州境内各市县志均已查阅,各地都经历了大饥荒。无锡市、无锡县、常州市、武进、靖江、
宜兴、江阴七市县灾前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17.7‟。45关于灾后人口,江阴县 1962 年划出若
干区域组成沙洲县,武进县 1964 年从常州市郊划入 9 个公社,两市县志的人口数据均未作相
应处理,故排除之。灾后无锡、常州两市对于“大跃进”期间进城农民工人的遣返,使得大
灾之后出现了人口减少或人口增长速度偏低。不过,无锡市 1961 年的人口数据有大差错,是
44

《扬中县志·社会编》
,北京:文物出版社 1991 年版,第 581-182 页;扬中县 1954 年年底人口少于 1953
年人口普查数,可能与 1954 年大水灾有关。
《金坛县志》第四篇《人口》
,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 1993 年版,
第 152-155 页;
《丹阳县志》第三卷《人口》
,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 1992 年版,第 154-156 页;
《丹徒县志》
卷三《人口》
,南京:江苏科学技术出版社 1993 年版,第 135-139 页。
45
《常州市志》第五卷《人口》
,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1995 年版,第 415-416 页;
《武进县志》第四
篇《人口》
,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 1988 年版,第 199-203 页;
《无锡市志》第四卷《人口》,南京:江苏人
民出版社 1995 年版,第 340-342 页;
《无锡县志》卷四《人口》
,上海: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 1994 版,第
174 页;
《靖江县志》第三编《人口》
,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 1992 年版,第 110 页;
《宜兴县志》第二卷《人
口》
,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 1990 年版,第 92 页;
《江阴市志》卷四《人口》
,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 1992
年版,第 165-167 页。
20

年自然增长人口与净迁出人口相抵,减少人口 2.36 万,而人口总数却较 1960 年增加 0.7 万。
这一数据的错误使得 1961 年人口多出 3 万,以致于超过 1964 年。排除无锡市不计,其他四
县 1961-1964 年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24.6‰。江阴县 1962-1964 年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26.1‟,
武进县 1961-1963 年的情况与江阴县同,加权平均的结果,常州府境灾后三年人口年平均增
长率约为 25‰。
从 1958 年底至 1961 年底,常州府境人口净减少 11.3 万。三年中,江阴、无锡两县人口
出生率超过正常人口死亡率皆为 33 个千分点左右,武进县为 26 个千分点,常州市、无锡市
均为 53 个千分点左右。很明显,大饥荒中,城市人口的出生率大大高于乡村,城市人口所遭
受的灾难明显少于乡村。加权平均,三年大饥荒中,常州府境人口出生率超过正常人口死亡
率约 36 个千分点。这意味着常州府境灾前人口还应增加 17.5 万。常州府境共减少人口 28.8
万。三年大饥荒中,无锡市净迁入人口 0.3 万,江阴县净迁入 0.6 万,武进县净迁入 1.5 万,
常州市净迁出 5.3 万,无锡县净迁出 3.6 万,靖江县净迁出 0.2 万,合计净迁出人口 6.7 万。
推测常州府境全部净迁移人口约为 8 万。即使以净迁出人口 10 万计,常州府境三年大饥荒中
的非正常死亡人口仍多达 18.8 万。
根据历年人口死亡率分析,
三年中常州市非正常死亡人口大约为 0.6 万,无锡市 1.1 万人。
无锡县 1.4 万,江阴县 1.5 万,武进县 1.2 万,合计只有 5.8 万。如果上述推测为真,其他两
县非正常死亡人口合计达到 10.6 万。
《宜兴县志》记载 1958-1962 年,死亡人口 59589 人,平
均年死亡率 16.3‟。无锡县正常死亡率约为 10.3‟,江阴县约为 10.4‟,武进县为 9.3‟,以
此作为宜兴县正常的人口死亡率,宜兴县 5 年中非正常死亡人口约为 2.2 万。已知宜兴县 1958
年和 1962 年人口死亡率正常,此 2.2 万非正常死亡人口即 1959-1961 年的非正常死亡人口。
《靖江县志·大事记》称三年大饥荒中,全县浮肿、干瘦发病累计 29.91 万人次,治疗 21.99
万人次,死亡人口 1.13 万。这一记载并不确切,1961 年较 1960 年净减少人口 1.2 万,若加
上净迁入的 0.2 万人口,减少人口达到 1.4 万。若加上超过正常死亡率的出生人口以及 1959
年和 1960 年的死亡人口,非正常死亡人口也只有 2 万-3 万人的规模。两种估计不能吻合。根
据人口死亡率所作分析较根据人口增长率所作分析约少 10 万人。
出现误差的原因在于若干市县志所载数据不实。如武进县,1959 年武进县人口较 1958
年减少 5.4 万,原因在于其四乡地域划归常州市,而武进县的历年人口是按当年行政区划统
计的,未予调整,所以,1959 年数据不予讨论。1960 年,武进县人口自然增长 0.1 万,人口
净迁出 0.2 万,人口总数应减少 0.1 万,实际人口却增加 3.1 万。1961 年,人口自然增长 0.56
万,人口净迁入 1.82 万,是年人口总数应增加大约 2.4 万,实际人口总数只增加 0.4 万。两
年合计,人口总数多出 1 万人,不知自何而来?1962 年武进县自然增长人口 2.35 万,人口净
迁入 3.15 万,合计增加人口 5.5 万,是年人口总数实际只增加 4.1 万,有 1.4 万人口不知所踪。
1963 年数据基本正常。总之,就历年人口总数而言,灾中三年的数据被夸大,灾后数据被缩
小。再如常州市,1957 年自然增长人口和净迁入人口相加,增加人口 1.85 万,而人口总数却
减少 0.32 万。1958 年人口增加 7.7 万,人口总数只增加 4.5 万。1959 年人口减少 0.7 万,人

21

口总数减少 2.8 万,1960 年人口减少 0.6 万,人口总数却增加 1.8 万。1959 年和 1960 年合计,
人口自然增长、
迁移增长与人口总数增长基本平衡,
然 1957-1958 年人口被压缩了 4.4 万左右。
按照同样口径分析,1957-1958 年无锡市人口也被压缩了近 4 万人。也就是说,按照真实的人
口数据,常州府境灾前人口的增长速度理应更高。如此,大灾中的死亡人口也就更多。
在无法对上述各市县人口数据进行修正的前提下,兹依各市县志中所载历年人口死亡率
分析所得,将常州府境非正常死亡人口定为 10.5 万。需要指出的是,这仅仅是一个最低估计
值。有关常州府境人口死亡的真实情况,有待于更多资料的发掘。
苏州府境包括苏州市、常熟市、常熟县、吴江、吴县、昆山。1953-1964 年苏州府境人口
年平均增长率为 11.7‰,1964-1982 年为 13.8‟。已经查阅苏州市、吴县、吴江、昆山、常熟
五市县志。按照 1980 年代的行政区划,此五市县已经构成苏州府境的绝大部分,1962 年成立
的沙洲县并未包括在内。以 1953 年和 1964 年数据进行比较,五市县合计人口分别为两个年
份苏州府境全部普查人口的 87.8%和 90.8%。1953 年统计数据中有若干县实为普查数据,即
年中数据,所以,其人口总数在全府人口中所占比例略低一些,是可以理解的。五市县合计,
1953-1958 年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20‟,1961-1964 年也是 20‰。46以此计算,从 1958 年底
至 1961 年底,苏州府境净减少人口 10.6 万。
三年大饥荒中,昆山、吴县、吴江、常熟四县人口出生率超过正常人口死亡率约 21 个千
分点,
苏州市超过 38 个千分点,
加权平均,人口出生率超过正常人口死亡率约 23.6 个千分点。
如此,灾前人口还应增加 8.1 万。合计苏州府境全部减少人口共 18.7 万。
三年大饥荒中,昆山县净迁出人口 1.6 万,吴县 0.8 万,苏州市 0.3 万,按照历年人口总
数和人口自然增减数推测,常熟净迁出人口 1.2 万。1957-1962 年间,
“吴江县农民外流在外
地定居者有 1696 人,流散 186 人”47,合计不足 0.2 万;然按照历年人口数和历年人口自然
增减数计算,三年中的净迁出人口至少多达 1 万。所谓的“外流”,不包括经公安户籍部门同
意的迁徙。再加上沙洲县的部分外迁人口,苏州府境的净迁出人口最多 6 万左右。如此,非
正常死亡人口约为 12.7 万。
根据上引各市县志所载历年人口死亡率估算,苏州市非正常死亡人口约 0.7 万,昆山县约
0.9 万,吴江县 1.6 万,吴县多达 2 万。常熟市的数据比较复杂,1957-1958 年的人口死亡率
高达 16‟-18‟,以 1962 年 11.3‟的人口死亡率当作正常人口死亡率,非正常死亡人口仍有
0.6 万,在沙洲县,根据《沙洲县志·大事记》的记载,1961 年,
“浮肿病各地都有”,1962
年春,全县仍有 8850 人患浮肿病。48合计苏州府境非正常死亡人口约 7 万人。
两种分析方法差异颇大,原因在于县志所载数据的混乱。以吴县为例,1958 年自然增长
人口 1.39 万,净迁入人口 0.93 万,实际增加人口 2.32 万,然而,是年年底较上一年增加人口

46

《苏州市志》第四卷《人口》
,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 1995 年版,第 293-294 页;
《吴县志》第四卷《人
口》
,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1994 年版,第 244-248 页;
《吴江县志》第四卷《人口》
,南京:江苏科技出版
社 1994 年版,第 151-152 页;
《常熟市志》第二十六编《社会》
,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 1990 年版,第 1029-1030
页;
《昆山县志》第三篇《人口》
,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 1990 年版,第 134 页。
47
《吴江县志》第四卷《人口》
,第 154 页。
48
《沙洲县志·大事记》
,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 1992 年版,第 24 页。
22

1.3 万,有 1 万余人口被隐瞒。1959 年自然增长人口 0.87 万,净迁出人口 0.46 万,实际增加
人口只有 0.43 万,而是年年底较上一年增加人口 0.82 万,多出近 0.4 万人口。不过,如果 1958
年人口真的较上一年增加 2.3 万,1959 年人口就不可能增加,而是减少。1960 年以后吴县人
口数据基本平衡。昆山县的数据错讹很多,1958-1959 年,合计有 0.6 万人口为历年人口总数
所遗漏,1960 年自然减少人口 0.34 万,净迁出人口 1.27 万,合计减少人口 1.6 万,而年终人
口较上年只减少 0.3 万。是年年底的虚报人口多达 1.3 万。1962 年以后,各项数据达到平衡。
作为对比,苏州市历年人口数与历年人口增减数完全对应,不存在数据上的差错。与吴县相
比,苏州市的非正常死亡人口的规模也是较小的。
从常州、苏州两地的数据中可以看出相同的数据造假手法,压低灾前人口,提高灾中人
口,使得灾情低谷变得平缓。依常州例,在无法对数据进行修正的前提下,将三年大饥荒中
的非正常死亡人口定为 7 万,就低不就高。
《常熟市志·大事记》称,1960 年冬,县内各地出现浮肿病患者,少数病人死亡。1961
年 3 月下旬据卫生部门调查,全县浮肿病人尚有 13900 人,以 1 月下旬为高峰,患者达 29666
人。1-3 月死亡 367 人。49昆山县的人口死亡情况可以从《昆山县志·大事记》中得到反映:
“1959 年,巴城公社断粮最长达 60 天,浮肿病、弃婴、非正常死亡等事件接连发生。1960
年,县委主要领导人深入城北公社同心大队,发现农民吃的都是瓜菜代粮。同时还步行巴城,
沿途发现大批劳力外流,新坟增多,才深感农村已处于断粮、饿死人的紧要关头,便立即向
地委汇报,要求从速调拨粮食。
”50然而,至 1961 年 1 月,全县浮肿病、消瘦病严重,说明灾
情并没有得到控制。人口的规模性死亡就是这样发生的。
太仓州境包括太仓、崇明、宝山和嘉定。1950 年代,太仓州境只有太仓县属江苏省辖,
其他如崇明、宝山、嘉定三县则属上海。从历年人口的出生率和死亡率的分析中,仍可以发
现太仓县大约有 0.4 万人口的非正常死亡。51兹将江苏各地人口死亡数列如表 1。
表 1 1959-1961 年江苏省非正常死亡人口
增长率:‟,人口:万,比例:%
府州

灾区

人口年平均增长率 1958 年

人口年平均增长率 1961 年

死亡

1958 年 死亡人口

县市

1953-1964

1953-1958

徐州府

9.5

11.8

23.0

628.1

19.6

19.0

601.6

40.4

621.0

6.5

海

州

2.5

14.0

23.0

78.7

22.1

22.1

75.7

4.0

291.7

1.4

淮安府

10.0

19.7

27.7

627.1

21.2

15.8

643.3

5.4

627.1

0.9

扬州府

9.7

5.8

21.0

671.6

18.1

10.0

622.8

48.8

717.5

6.8

通

州

5.6

8.7

12.9

468.4

13.3

24.7

451.6

23.0

468.4

4.9

海门厅

1.0

6.4

38.6

82.5

11.8

16.5

87.8

0.7

159.8

0.4

江宁府

4.0

6.2

11.4

135.3

19.2

24.1

128.3

7.0

339.7

2.1

镇江府

5.7

12.4

17.7

207.0

15.6

30.6

202.8

4.5

207.7

2.2

49
50
51

人口

1964-1982 1961-1964

人口

人口 全府州人口

《常熟市志·大事记》
,第 41 页。
《昆山县志·大事记》
,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 1990 年版,第 44 页。
《太仓县志》第三篇《人口》
,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 1991 年版,第 147-148 页。
23

比例

常州府

7.0

12.3

17.7

487.2

14.2

25.0

475.9

10.5

487.2

2.2

苏州府

7.0

11.7

20.0

349.2

14.3

20.0

338.6

7.0

349.2

2.0

太仓州

1.0

11.7

14.6

34.9

9.9

19.7

34.6

0.4

142.2

0.3

3665.7

151.7

4411.5

3.5

合

63.0

计

3770.0

说明:1、本表的灾区县以 1953 年区划为准。1953 年以后新设之县不列入,合并之县也不排除。以下表
同,不另说明。
2、非灾区县的 1958 年人口依各自 1953-1964 年人口增长率测出,并与灾区人口合计构成 1958 年
全府州人口。以下表同,不另说明。
3、表中“死亡人口”即“非正常死亡人口”
。以下表同,不另说明。
4、海州包括灌云、东海和新沂一部分;扬州府包括扬州市、高邮、宝应、江都、泰县、泰州市、
仪征、兴化、东台;通州包括如皋、如东、泰兴和扬中一部分;海门厅包括海门县;江宁府包括高淳、六
合、句容和溧水;太仓州只包括太仓县。其余各府州包括所属全部,市县名详见正文,下文同此,不一一
说明。
5、镇江府境人口非正常死亡主要发生于 1959-1960 年底,太仓州发生于 1959 年,其余各府州境主
要发生于 1959-1961 年。

在排除数据方面的错误之后,合计 1959-1961 年江苏共有 63 个市县经历了较大规模的人
口死亡,非正常死亡人口达到 151.7 万。分府而论,无论是人口死亡的比例还是数量,扬州
府为最,次则徐州府和通州。苏南四府人口死亡比例接近,灾情相同。总起来说,苏北地区
遭遇的灾情最重,死亡人口最多,但是,处于同一自然环境下的淮安府属县人口死亡的规模
却要小得多。就目前所见资料,只有松江府未见有规模性的人口死亡。由于资料的限制,可
能还有一些县的非死亡人口数无法查证,我只能说,本节所述只是一个最低程度的估计。
按照《中国人口·江苏分册》提供的数据,将 1959-1961 年江苏人口的死亡率数据与 1958
年对比,排除正常死亡人口以后,非正常死亡人口只有 70-80 万。52《江苏省志·人口志》53
与《中国人口·江苏分册》的数据来源一致,根据历年人口数,1953-1958 年人口年平均增
长率为 22.1‰,此与历年人口自然增长率吻合,较表 1 中的估计为高。
表 1 在对徐州府的非正常死亡人口进行估算时,包括了不属于江苏省辖的砀山和萧县。
此两县大约有 20 万左右的人口非正常死亡,如此,两种估计的差额仍达 50 万人。上文揭
示许多地区灾后两年人口均存在程度不等的浮夸,其目的是缩小灾情,数字之间的差距就
是这样产生的。

2、浙江
以 1953 年政区为准,清代的嘉兴府境包括嘉兴市、嘉兴、嘉善、平湖、桐乡、海盐和
崇德。与苏州府的情况类似,从人口普查数据上难以发现人口的非正常死亡。其原因还不
在于 1964-1982 年人口增长速度事实上已经低于 1953-1964 年,而在于人口死亡的规模不
大,不根据历年人口记载,或者不根据历年人口死亡率记载,难以发现人口变动的异常。
对于此类人口死亡规模不大的地区,只能采用个案研究方法分别予以处理。
52
53

杜闻贞主编:
《中国人口·江苏分册》
,北京: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 1987 年版,第 113 页。
《江苏省志·人口志》
,北京:方志出版社 1999 年版,第 69-70 页。
24

嘉善、平湖、海盐、桐乡(含崇德)四县县志载有历年人口及历年人口出生率和死亡
54

率。 1958 年嘉善县人口较 1957 年少了 0.8 万,但并非饥荒所致,而是迁入城市。嘉善县
1960 年底人口较 1958 年减少 0.3 万,则是饥荒留下的痕迹。
《嘉善县志》第四编《人口》
记载 1960-1961 年人口死亡率为 16.84‟,较灾前、灾后 8.17‟正常死亡率高出 8.67 个千分
点,非正常死亡人口约为 0.45 万。平湖县 1958 年人口较 1957 年要少 0.7 万余人,也应当
迁入城市。据历年人口死亡率分析,1959-1961 年平湖县非正常死亡人口约为 0.15 万,海
盐县约为 0.3 万,桐乡县约为 0.2 万。
《嘉兴市志》称,1960 年嘉兴县西塘等五公社发生浮
肿病,非正常死亡人口 1884 人。55可见嘉兴县也属灾区。1990 年代的嘉兴市,其政区除了
清代的嘉兴府属县外,还包括原属杭州府的海宁县。查新修《海宁县志》,知当地无灾情。
因此,嘉兴市非正常死亡人口,即嘉兴府境非正常死亡人口。根据《嘉兴市志》所载历年
人口死亡率,可知嘉兴市非正常死亡人口为 2 万。56表 2 根据《嘉庆市志》所载数据计算
得出灾前、灾后的人口增长速度。类似处理,下文不一一说明。
各县县志《大事记》有关于灾情的描述。平湖县的记载称,1961 年 3 月,农村浮肿病
暴发,县委集中人力物力,积极治疗。至 4 月中旬,基本控制病情。然而,该县 1960 年人
口已经少于 1959 年,
人口死亡率已经达到 13.07‟,
超过 1961 年,更超过灾前 1957 年 10.14‟
的水平。很显然,灾情在 1960 年已经发生。在海盐县,1960 年春天卫生部门组织人员下
乡防治浮肿病、妇女病和小儿营养不良症。乡村出现“饿、病、逃、荒”
。然而,该县 1959
年人口已经少于 1958 年,且 1959 年人口死亡率已经升高至 16.2‟,灾情在 1959 年已经形
成。嘉善县的记载最为详细:
“1960 年 3 月 21 日,中共嘉兴地委领导在魏塘公社绿叶生产
队检查工作时,发现有饿、病、死人现象。4 月,中共嘉兴地委组成地、县监察联合调查
组进行调查,地、县委同时采取补救措施。”1960 年嘉善县人口的减少与灾荒有关。至 1961
年 1 月,嘉善全县又出现浮肿病人 5447 人。57地、县委的补救措施并不能完全制止灾情的
蔓延。
湖州府境包括湖州市、吴兴、德清、武康、长兴、安吉和孝丰。1953-1964 年人口年平
均增长率为 20.9‰,1964-1982 年为 14.9‟。大饥荒对于人口的影响,主要集中于西部安吉、
孝丰和长兴三县。1958 年,孝丰县并入安吉县。根据安吉、长兴两县县志记载的历年人口
死亡率,可知 1959-1961 年两县非正常死亡人口约为 0.6 万。58
杭州府包括杭州市、临安、于潜、昌化、海宁、富阳、新登、余杭和杭县。
《富阳县志·大
事记》称:
“1961 年开展防治‘浮肿病’工作。县政府及有关部门先后七次拨出黄豆、米
糠、白糖、红糖、大米等配制‘消肿粉’和‘青松毛糠浆’供应患者,至年底,万余名‘浮
54

《嘉善县志》第四编《人口》
,上海:三联书店上海分店 1995 年版,第 152-154 页;
《海盐县志》卷三《人
口》
,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 1992 年版,第 134-135 页;
《平湖县志》第四编《人口》
,上海:上海人民出版
社 1993 年版,第 134 页;
《桐乡县志》第五编《人口》
,上海:上海书店出版社 1996 年版,第 200 页。
55
《嘉兴市志》第二篇《当代纪事》北京:中国书籍出版社 1997 年版,第 157 页。
56
《嘉兴市志》第五篇《人口》
,第 335-339 页。
57
《嘉兴市志》第二篇《当代纪事》
,第 157 页。
58
《安吉县志》第三编《居民》,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 1994 年版,第 57-62 页;
《长兴县志》卷三《人口》
,
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 1992 年版,第 117-120 页。
25

肿病’患者基本治愈。
”59查县志所载历年人口,1961 年人口呈增长状。不仅如此,1959-1961
年,三年中人口自然增长率分别为 11.3‟、16.1‰和 15.1‟;三年中的人口死亡率分别为
13.1‟、10.3‰和 9.8‟。60富阳县非正常死亡人口大约 0.1 万。饥荒的发生主要是在 1959
年而不是 1961 年。余杭县 1960 年“浮肿病流行,7000 余人发病”61。将浮肿病人数与富
阳县比较,余杭县的非正常死亡人口可能也有 0.1 万。在临安县,人口一直呈增长状,历
年人口死亡率变动正常。62余杭县历年人口见于《杭州市志》的记载63,据富阳县和余杭县
历年人口计算灾前、灾后人口增长速度。需要说明的是,余杭县与其他市县合并与析分的
过程过于复杂,县境变化无从把握,故不以此作数据分析。
《杭州市志》还记载了严州府属桐庐、建德、淳安三县的历年人口数。其中,1959 年
淳安县人口净减少 5.7 万余,应是水库移民外迁所致。1960-1961 年,三县人口继续减少,
净减少数量多达 3.3 万,应与灾荒有关。只不过,这里是一个水库移民输出区,我们不知
净减少的人口中,多少属于水库移民,多少属于死亡的饥民。
按照《杭州市志》所载历年人口死亡率,1959 年人口死亡率最高,达到 10.57‟,灾
前的 1958 年只有 9.65‟,灾后的 1962 年只有 8.05‟,合计正常人口死亡率约 8.85‟,
1960-1961 年人口死亡率正常,1959 年超出正常死亡率约 1.7 个千分点。1959 年,杭州市
七县总人口约 291.4 万,非正常死亡人口约 0.5 万。扣除富阳县和余杭县的 0.2 万非正常死
亡人口,桐庐等六县合计非正常死亡人口约 0.3 万人。
绍兴府境包括绍兴、萧山、诸暨、上虞、新昌、嵊县、余姚、庵东盐区。在展开讨论
之前,有必要指出国家统计局公布的 1953 年人口普查数据中的一个错误。几十年来,绍兴
市区与绍兴县时并时分。两个单位合计,1953 年人口普查中的绍兴市区 130592 人明显多
余,否则,1964 年绍兴县(市区撤消,没有单独人口统计)人口将大大少于 1953 年。也
就是说,1953 年绍兴市区人口已经包含于绍兴县人口当中,绍兴市人口数的单列是一个明
显的错误。
《绍兴市志》发现了这一错误,回避了 1953 年人口。1952 年绍兴县人口为 71.9
万,
1965 年为 91.82 万64,
分别与 1953 年和 1964 年人口普查数据的 79.7 万和 88.3 万接近。
此可证明 1953 年绍兴市人口为重复统计。
排除了绍兴市区衍出的 13 万人口之后,1953-1964
年绍兴府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20.7‟,1964-1982 年为 14.8‰,两个时期的人口增长速度与
湖州府几乎完全相同。
诸暨县的情况与相邻的富阳县类似。《诸暨县志·大事记》称,1961 年春严重缺粮,
农民普遍以瓜菜度荒,多发浮肿病。65然而,查《诸暨县志》所载历年人口死亡率,灾前
为 8.2‟,灾后为 8.1‰,1959-1961 年分别为 12‟、12.5‰和 10.7‟,1959-1960 年才是饥
荒最严重的年份。三年中诸暨县非正常死亡人口多达 0.6 万,约占全县人口的 1%。又查萧
59
60
61
62
63
64
65

《富阳县志·大事记》
,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 1993 年版,第 35 页。
《富阳县志》第三篇《 人口》
,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 1993 年版,第 165 页。
《余杭市志·大事记》
,北京:中华书局 2000 年版,第 15 页。该志无历年人口记载。
《临安县志·人口 民族》
,上海:汉语大词典出版社 1992 年版,第 739 页。
《杭州市志·人口篇》
,北京:中华书局 1995 年版,第 416 页。
《绍兴市志》卷三《人口》
,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 1996 年版,第 301 页。
《诸暨县志·大事记》
,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 1993 年版,第 26 页。
26

山县历年人口,1953-1964 年皆呈增长状,虽然 1961 年人口增长率低至 5.2‟,但 1962 年
人口增长率高达 56.7‰66,估计是外逃人口之回归。萧山县不存在规模性的人口非正常死
亡。
《绍兴市志》记载了绍兴县、诸暨县67、上虞县、嵊县和新昌县五市县 1952 年、1957
年、1962 年和 1965 年的人口数。将萧山县相同年份的人口数据列入,就有了人口死亡的
诸暨模式和人口正常发展的萧山模式:1957-1962 年诸暨县和萧山县人口年平均增长率分别
为 12.9‰和 30.1‟。如果某县 1957-1962 年人口增速与萧山同,则认为没有发生规模性的
人口死亡。如果与诸暨同,则认为存在规模性的人口死亡,人口死亡的规模依人口增长速
度的高低来确定。例如,绍兴县 1957-1962 年人口年平均增长率只有 11.9‰,较同期诸暨
县还低,可以认为存在与诸暨相同的人口死亡规模。同一时期上虞、嵊县、新昌三县人口
年平均增长率分别为 16.5‰、18.6‰和 22.7‰,可以推测上虞、嵊县两县非正常死亡人口
各有 0.2 万,新昌有 0.1 万。又估计余姚县的情况可能与新昌相同。希望将来能读到上述各
县县志,证实本节的推测。
在善兴府,将嘉善、平湖、海盐、桐乡四县合计,1953-1958 年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15.2‰,1953-1959 年为 13.2‰。如果排除农民进城对于农村人口的影响,1953-1957 年四
县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21.6‰,增长的速度不低。在没有出现大规模人口死亡的前提下,
四县 1960-1964 年人口年平均增长率高达 31.2‰。在诸暨县,灾前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22.6‰,1961-1964 年高达 35.9‟。比较而言,诸暨县的人口死亡规模超过嘉善等四县,灾
后人口的增长速度也超过嘉善等四县。在富阳,灾前人口年平均增长率高达 33.7‟,灾后
四年高达 36.4‟。富阳县人口死亡的规模更小,灾后人口的增长速度稍稍超过灾前。从这
六县灾前、灾后人口增长的不同速度看,灾后的人口补偿性增长的确是存在的。然而,相
对于其他地区而言,上述六县人口的非正常死亡是小规模的,而灾后的人口增长却是高速
度的。仅仅是为了弥补饥荒年代不多的死亡人口,并不需要以如此高的速度来增长人口。
很显然,大饥荒以后,按人口分配粮食和其他物资的政策刺激了浙江北部人口的高增长。
在人口死亡多的地区,这种刺激更有效率,在人口死亡少,且灾前人口增长速度较快的地
区,这种刺激作用较小。
宁波府境包括宁波市、镇海、鄞县、象山、定海、普陀、岱山、慈溪和奉化。1990 年
代的宁波市包括宁波市区、镇海、鄞县、余姚、慈溪、奉化、象山和宁海。除宁海、余姚
两县外,其他市县属于清代宁波府辖境。按照《宁波市志》记载的历年人口,人口的变动
并无异常,然而,按照历年人口死亡率,可知 1959-1961 年,人口死亡率超过正常死亡率
大约 5 个千分点,合计非正常死亡人口达到 1.6 万。
分县而论,奉化县是大饥荒的重灾区,历年人口的记载已经可以显示大灾荒的影响。
1961 年人口较 1960 年减少 3729 人,这一年,人口死亡率高达 27.83‟。68三年中全县非正
66
67
68

《杭州市志·人口篇》
,北京:中华书局 1995 年版,第 416 页。
《杭州市志》所载诸暨县历年人口数据与《诸暨县志》所载不同,是两者依据的县境不同。
《奉化市志》第三编《人口》
,北京:中华书局 1994 年版,第 121-125 页。
27

常死亡人口多达 0.7 万。鄞县非正常死亡人口也达同样的规模。镇海县非正常死亡人口约
为 0.4 万。69三县合计为 1.8 万。
舟山市 1959 年的人口死亡率偏高,是因为这一年 4 月 11 日,当地渔民在吕泗渔场遭
受十级以上大风袭击,死亡 1178 人。1961 年,虽然全县有 4000 余人患浮肿病,但当年人
口死亡并无太大异常。70《慈溪县志》称 1961 年初发现浮肿病患者,但是年人口死亡率基
本正常。71
总之,对于宁波府属县的人口非正常死亡,虽然根据《宁波市志》所作估计稍少于根
据县志所作估计,但相差不大。两种数据皆可接受。只不过,按照本文的体例,以府为单
位的数据分析是以县以基础的。所以,舍《宁波市志》数据而采纳分县数据。
金华府境包括金华市、金华、兰溪、东阳、义乌、永康、武义、浦江、磐安、汤溪。
新修《金华市志》所载区域未包括汤溪,与清代金华府辖区稍有出入。金华市的人口增长
受挫于 1961 年,是年人口较 1960 年人口减少 0.9 万。按照历年人口死亡率分析,1959-1961
年非正常死亡人口为约 2 万。72,
县志中的记载相当复杂。东阳县 1959 年和 1960 年人口持续减少,而死亡人口却是正
常的,减少的人口可能外迁。浦江县 1960 年人口较 1959 年减少近 5 万,是因为 1960 年浦
江县绝大部分并入义乌县,另有一个公社并入兰溪。浦江复县以后,并入兰溪的公社没有
回归,造成人口的减少。在同一口径下,1961 年浦江县人口要比 1960 年少 0.3 万,然当年
死亡人口却又是正常的。原因不明。兰溪市 1960 年人口少于 1959 年,1961 年人口不明。
依 1959-1960 年人口死亡率估计,两年中的非正常死亡人口至少有 0.5 万。73
各县《大事记》有关于大饥荒的记载。在浦江县,
“1960 年春,县内出现饿、病、流、
荒。浦江地区数千患浮肿病”
;在金华县,1958 年,汤溪境内发生严重的浮肿病,非正常
死亡达 1000 多人。在兰溪县,1960 年发病 12400 人,其中浮肿 8505 人,青紫病 4109 人,
有上万人口外流。这一切似乎都暗示着金华府属县人口非正常死亡有一定的规模。
采用人口增长速度推算法进行计算。根据《金华市志》记载的历年人口数据,1953-1958
年金华市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13.1‰,东阳、浦江、兰溪三县分别为 7.1‰、6.7‰和 8.3‰,
相差很大。1953 年金华市区只有 4.6 万人口,1962 年金华市撤消,可见这一年金华市区人
口不多,所以,也就不存在乡村人口向金华市区流动而引起的乡村人口的过低增长。
《金华市志》记载的灾前人口增长速度与嘉兴府相似,较宁波府及杭州、绍兴两府相
差很多。这也就是说,
《金华市志》记载的灾前人口增长速度,已不可能再低。这样看来,
69

《鄞县志》第四编《人口》
,北京:中华书局 1996 年版,第 234-238 页;
《镇海县志》第四编《人口·姓
氏》
,上海: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上海分社 1994 年版,第 166-167 页。
70
《舟山市志》第三篇《人口》
,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 1992 年版,第 27-28 页,第 115-116 页。舟山市包
括定海、嵊泗、普陀、岱山四区(县)
,即包括舟山群岛各部分。
71
《慈溪县志·大事记》
,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 1992 年版,第 29 页;
《慈溪县志》第五编《人口》
,第 191-192
页。
72
《金华市志》第四编《人口》
,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 1992 年版,第 109。
73
《东阳市志》卷四《居民》
,上海:汉语大辞典出版社 1993 年版,第 109 页;
《浦江县志》第三卷《居民》
,
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 1990 年版,第 99-112 页;
《兰溪市志》第十二编《社会》,兰溪:内部印行本,1987
年,第 648 页。
28

东阳、浦江、兰溪三县县所载灾前历年人口,有可能低估。另外,
《金华市志》的灾前人口
资料并非可靠。从 1953 年至 1958 年,金华市人口自然增长率分别为 27.55‟、26.41‟、
28.07‟、
21.33‟和 13.57‟,
算术平均数为 23.4‟,
而实际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不会低于 24‟。
灾后三年金华市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29.9‟,同期人口自然增长率分别为 24.73‟、34.43‰
和 29.49‟,两套数据完全吻合。由于灾前金华市不存在规模性的人口外迁,相反,还接受
相当多的新安江水库移民。所以,灾前金华市的人口数据也是有意低估的。
将灾前人口年平均增长率定为 24‟,灾后定为 29.9‟,采用 1953 年人口普查数据,
1958 年底金华府人口为 263.3 万,1961 年底为 252.4 万,净减少人口 10.9 万。另外,根据
《金华市志》1959-1961 年金华市人口出生率分别为 20.55‰、20.26‰和 15.29‟,而东阳
县则分别只有 18.7‟、18.1‰和 15.3‟,兰溪市 1959-1960 年也仅有 14.83‟和 15.15‟,浦
江县 1961 年人口出生率只有 7.5‟,人口死亡率也只有 7.8‟,人口出生率和死亡率同时低
得无法令人相信。以东阳、浦江两县情况观察,三年大饥荒中金华市的人口出生率似乎有
夸张的成份。以东阳县为例,三年大饥荒中人口出生率超过正常人口死亡率约 19 个千分点,
推及全府,约有 4.9 万人口。三年大饥荒中金华府人口减少了 15.8 万。
《兰溪市志·大事记》称,1960 年兰溪县有上万人外流。根据东阳县情况,人口大规
模外流从 1959 年就已经开始。1960 年,全县人口死亡 6936 人,出生 6032 人,自然减少
904 人。然而,1960 年兰溪县人口总数为 397120,较 1959 年减少 1494 人,外迁人口仅有
500 人。1961 年人口缺载,无法作进一步讨论。在东阳市,根据历年人口增减值与人口自
然增减值之差额进行分析,三年大饥荒中,东阳县净迁出人口约 1.6 万,其中 1960 年的净
迁出人口也是 1 万人。以此推论,在金华市以外的金华府境,净迁出人口大约为 13 万。非
正常死亡人口约为 2.8 万。按照同样的口径对《金华市志》的记载进行计算,三年大饥荒
中,金华府境的净迁出人口只有 4.1 万。果真如此,则死亡人口更多。
《金华市志》数据不
够可靠。
台州府境包括海门区、天台、临海、黄岩、温岭、仙居、三门、宁海和磐安一部分。
1990 年代的台州地区辖天台、仙居、临海、黄岩、温岭、三门和玉环。清代玉环属温州府
辖,宁波市的宁海则属台州府管。就总的辖区而言,台州地区所辖与台州府基本相似。台
州历年人口呈增长状,根据死亡率分析,1959-1960 年非正常死亡人口大约 1 万人。74
衢州市辖境即清代衢州府辖境,包括衢县、龙游、常山、开化、江山五县。五县当中,
只有《江山县志》未见。在衢县,根据 1961 年底统计,包括龙游、常山两县在内,共有浮
肿病、青紫病人 26464 人。1961 年较 1960 年净减少人口 1.33 万,令人猜想减少的人口大
多死亡。然而,当年人口死亡率只有 12.03‟,与 1960 年合计,非正常死亡人口仅有 0.2
万。其他 1.1 万人口可能外迁。在常山县,1959 年人口较 1958 年人口要少 1400 余人,根
据死亡率分析所得非正常死亡人口大约也是此数,三年合计非正常死亡约为 0.2 万。龙游
县人口死亡率基本正常,却有大量人口外迁。据《龙游县志·大事记》
,1958 年 4 月,全

74

《台州地区志》第五章《人口》
,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 1995 年版,第 105 页。
29

县约有 0.9 万人口外流江西,其中少部分返回家乡。同年,迁入龙游的新安江移民人口多
达 0.7 万,与外流人口相互抵消。1960 年较 1959 年人口减少近 0.5 万,因当年人口死亡率
正常,只能理解为外迁。75
根据《衢州市志》
,1958 年建设衢州化工厂,当年及次年的人口迅速增长可能与此有
关。1961 年较 1960 年减少人口 2.45 万。虽然 1959-1961 年当地有 2.6 万人口迁往江西省上
饶地区,即下文所称之江西广信府和饶州府,但其中的三分之一被劝返。另外,三年中衢
州府接受的新安江移民也有相当数量。最令人奇怪的是《衢州市志》所载 1959-1961 年的
人口死亡率与灾前基本相同,稍高于灾后。如果以灾前人口死亡率作为正常死亡率,则衢
州府境没有非正常死亡人口;如果以灾后人口死亡率作为正常死亡率,衢州府境的非正常
死亡人口最多为 0.7 万。76总而言之,衢州府境的人口死亡规模相当小,是与其外迁人口规
模相当密切相关的。
处州府境包括丽水、宣平、青田、云和、龙泉、庆元、缙云、遂昌、松阳、景宁及磐
安县的一部分。1990 年代的丽水地区辖有清代处州府的绝大部分,只有宣平县部分未包括
在内。所以,
《丽水地区志》所载历年人口77,实际上就是清代处州府境历年人口。1953-1958
年,丽水地区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19‟,1953-1959 为 18.6‟,1961-1964 年为 23.7‰,
1964-1982 年为 23‟。灾后人口增长没有明显加速。
将 1961 年与 1959 年相比,处州府境人口净减少 1.4 万。而在《丽水地区志》的记载
中,两年中的净减少人口约 3 万。当地存在规模性的人口外迁,故超过正常人口死亡率的
人口不予讨论。另外,根据各县县志所载历年人口78,处州府属各县人口皆有非正常死亡。
从 1960 至 1963 年,
龙泉县人口一直减少。
上引资料称,除了大批外流人口外,1961-1963
年“国家精简职工、干部回乡,全县精简 12916 人中,约半数迁往外地。根据各县《大事
记》的记载,在龙泉县,饥荒发生在 1960 年春夏之交,农村缺粮,不少村公共食堂断炊,
浮肿病流行。缙云县承认大饥荒中,
“有的地方饿死人”。丽水县 1960 年夏天粮荒严重,全
县患浮肿病的有 16670 人,外流逃荒者 7297 人。类似记载还有一些,不一一列举。
温州府境所辖甚广,其中平阳、苍南、玉环、洞头四县有历年人口记载,人口皆呈增
长状。由此可以推知,即使当地有非正常人口死亡,然其规模很小,在没有更多资料的情
79

况下,只能忽略。
75

《衢县志》第二篇《居民》
,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 1992 年版,第 28-36 页;
《龙游县志·社会》,北京:
中华书局 1991 年版,第 453-455 页;
《常山县志》第三编《人口》
,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 1990 年版,第 126
页;
《开化县志》第二编《户口》
,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 1988 年版,第 91-93 页。
76
《衢州市志》第四篇《居民》
,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 1994 年版,第 154-158 页。
77
《丽水地区志》第三编《居民》
,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 1993 年版,第 69-70 页。
78
《丽水市志》第三编《居民》
,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 1994 年版,第 76 页;
《庆元县志》卷 6《人口》
,
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 1996 年版,第 106 页;
《松阳县志》第三篇《居民》
,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 1996
年版,第 69 页;
《遂昌县志》第三卷《居民》
,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 1996 年版,第 177-178 页;
《景宁畲
族自治县志》第三编《人口》
,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 1995 年版,第 88-89 页;
《云和县志》第三编《居民》
,
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 1996 年版,第 60-61 页;
《龙泉县志》第三编《人口》
,上海:汉语大辞典出版社 1994
年版,第 60 页,
《缙云县志》第四编《居民》
,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 1996 年版,第 98-112 页。
79
《平阳县志》卷四《人口》,上海:汉语大词典出版社 1993 年版,第 137 页;
《苍南县志·人口》
,杭州:
浙江人民出版社 1997 年版,第 111-112 页;
《玉环县志》第三编《居民》
,上海:汉语大词典出版社 1994 年
30

表 2 1959-1961 年浙江省非正常死亡人口
增长率:‟,人口:万,比例:%
府 州

灾区

人口年平均增长率

县市 1953-1964

1958 年

人口年平均增长率

人口 1964-1982

1953-1958

1961 年

死亡

1958 年

死亡人

人口

人口

全府州人口

口比例

173.3 123.9

2.0

173.1

1.2

1960-1964

嘉兴府

7.0

17.2

20.3

173.1

13.4

湖州府

3.0

30.1

39.5

58.9

20.5

20.9

63.5

0.6

158

0.4

杭州府

4.0

23.0

25.3

93.5

14.1

36.0

95.8

0.2

246.5

0.1

严州府

6.0

15.2

27.4

101.3

8.7

32.1

95.2

0.3

101.3

0.3

绍兴府

7.0

20.7

23.2

353.9

14.8

30.0 355.6

2.0

422.8

0.5

宁波府

3.0

17.6

24.5

118.4

14.6

27.4 115.7

1.8

255.4

0.7

金华府

9.4

19.9

24.0

263.3

18.4

29.9 252.4

2.8

263.3

1.1

20.9

25.3

303.1

20.9

32.3 305.1

1.0

303.1

0.3

台州府
衢州府

3.0

17.0

25.8

84.0

20.1

30.0

81.6

0.4

132.6

0.3

处州府

9.0

15.7

18.6

151.6

23.1

23.7 150.2

3.0

151.6

2.0

1639 14.1

2207.7

0.6

合计

51.4

1701.1

说明:1、湖州府包括安吉、孝丰、长兴;杭州府包括富阳、新登、余杭、杭县;绍兴府包括绍兴、诸暨、
上虞、嵊县、新昌、余姚和庵东盐区;宁波府包括奉化、鄞县、镇海;台州府情况不明;衢州府包括衢县、
龙游和常山;其余各府包括所属全部。
2、宁波府奉化、鄞县、镇海三县 1953 年人口普查数据皆多于同年人口统计数据。人口普查数为年
中数,人口统计数为年底数,年中数大于年底数,不合情理。所以,按照人口统计数所得灾前人口增长率
用于人口普查数据,使 1958 年三县人口多于 1961 年人口。在人口死亡规模不大的地方,不应该出现此类
情况。本节关于奉化等三县的死亡人口计算不是根据人口增长率进行的,对此误差不予修正。
3、处州府饥荒主要发生于 1960-1961 年,其余为 1959-1961 年。

无论是人口死亡的数量还是比例,最高是处州府,次则金华府。合而计之,在三年大饥
荒中,浙江全省非正常死亡人口约 14.1 万。按照《中国人口·浙江分册》的记载,1958 年
浙江全省人口约为 2620 万。1957 年,浙江全省农村人口死亡率为 9.42‟,1962 年为 8.76‟。
1959-1961 年浙江人口死亡率分别为 10.94‟、11.87‰和 9.89‟80,合计超出正常死亡率约 5
个千分点,非正常死亡人口合计约为 13.1 万,与上文所进行的分府分析基本吻合。

3、安徽
对于确定灾前、灾后的人口增长速度,除了市县志外,《安徽省志》第八卷《人口志》
为我们提供了另外一套资料,即安徽各市县若干年份的人口出生状况和死亡状况。81本文对
分县资料进行了分府处理。详见附表 3。
1964 年以前的年份只有 1954 年、1957、1960 和 1962 等四年。将其中 1954、1962 年数
据与 1953 及 1964 年人口普查数据进行比较,可以判断数据的可靠程度。在暂不考虑人口迁
移的前提下,根据历年出生人数和出生率可以算出年度总人口,根据几个年份的总人口可以

版,第 89 页;
《洞头县志》第三编《居民》
,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 1993 年版,第 89 页。
80
王嗣均主编:
《中国人口·浙江分册》
,北京: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 1988 年版,第 65 页、第 81 页。
81
《安徽省志》第八卷《人口志》
,合肥:安徽人民出版社 1995 年版,第 89-92,99-102 页。
31

算出人口年平均增长率,而根据某一年份的人口出生率和死亡率也可以算出该年人口增长率。
对于一个地区而言,虽有人口的迁入与迁出,但如果不是迁入大大超过迁出或迁出大大超过
迁入的话,两种不同的人口增长率应是大致吻合的。
如宁国府,
根据人口出生率和死亡率计算得到的 1954 和 1957 年人口增长率分别为 25.31‰
和 28.89‟,
根据人口总数测得 1954-1957 年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25.6‰。
两套数据基本吻合。
在安庆府,根据出生率和死亡率计算得到的 1954 和 1957 年人口增长率分别为 12.57‰和
18.56‟,而根据人口总数计算所得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60.2‰。两套数据根本不对应。82这
一时期安庆府并不存在规模性的人口迁入。显而易见,宁国府的数据质量好而安庆府的数据
质量差。
庐州府是安徽省会合肥市的所在地。辖境包括合肥市、肥东、肥西、巢县、庐江、无
为、舒城及岳西县的一部分。1953-1964 年合肥市人口从 18.4 万增加到 43.1 万,年平均增
长率高达 80.8‰。合肥市的两个附郭县肥东和肥西,人口大量减少,同期年平均增长率分
别为-14.9‰和-16.9‟。如不深究,可能认为合肥市人口的高速增长是将肥东、肥西县境的
一部分划归合肥市所致。实际上,将合肥市、肥东县和肥西县合计,同一时期三县市人口
年平均增长率只有 0.1‰,几无增长,而 1964-1982 年的人口年平均增长率则为 22.9‰。由
此可见,合肥市及周边县份的人口损失相当严重。
《安徽省志》第八卷《人口志》显示,1957
年和 1962 年,合肥市人口死亡率为 5‟左右,1960 年达到 11.27‟,死亡 6410 人。然而,
查《合肥市志》
,灾前、灾后的人口增长速度与《安徽省志》所载相同,1960 年人口死亡
率却高达 16.23‰,死亡 9170 人。83《合肥市志》不可能夸大灾情。接下来的问题是,
《安
徽省志》第八卷《人口志》的数据源于何处,并在多大程度上隐瞒了死亡人口?
根据人口普查资料,1953-1964 年庐州府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3.4‟,1964-1982 年为
25.5‟。据此判断,三年大饥荒中,庐州府境出现大规模人口死亡。根据《安徽省志》第
八卷《人口志》
,庐州府 1954-1957 年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24.7‰,根据人口出生率和人口
死亡率计算所得两个年份的人口增长率分别为 22.82‰和 19‟。合肥市、肥东、肥西、庐
江、舒城、无为六市县 1953-1958 年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23.7‰,巢县 1953 年中至 1955
年底为 25.6‟84,与《安徽省志》第八卷《人口志》的记载大致吻合。庐州府灾前人口的
增长速度不高,是由于当地遭遇了 1954 年大水灾,除了人口的非正常死亡外85,政府还组
织人口外迁。如无为县有数万灾民迁入江南的旌德、泾县等县。86尽管以后有部分人口迁

82

安庆地区与清代安庆府辖境基本相同。1954 年安庆地区遭受特大洪灾,当年净迁出人口也只有 1.4 万,
对人口增长几无大的影响。而据《安庆地区志》所载数据,1954-1957 年人口年平均增长率只有 3.6‟。
(参
见《安庆地区志》第三编《人口》
,合肥:黄山书社 1995 年版,第 180-182 页。
)
83
《合肥市志》卷二《人口》
,合肥:安徽人民出版社 1999 年版,第 123-124 页。
84
《肥东县志》第二章《人口》
,合肥:安徽人民出版社 1990 年版,第 87-89 页;
《肥西县志》第三章《人
口》
,黄山书社 1994 年版,第 65-71 页;
《舒城县志》第二章《人口》
,合肥:黄山书社 1995 年版,第 76-83
页;
《庐江县志》第三章《人口》
,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1993 年版,第 129-130 页;
《无为县志》第三
章《人口》
,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1993 年版,第 106 页;
《巢湖市志》第三章《人口》
,合肥:黄山书
社 1992 年版,第 147 页。
85
郑玉林、高本华主编:
《中国人口·安徽分册》
,北京: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 1987 年版,第 131 页。
86
《旌德县志》第三章《人口》
,合肥:黄山书社 1992 年版,第 86 页。《泾县志》第三章《人口》,北京:
32

返,但人口外迁已经对庐州府的人口增长产生影响。不过,还需要说明的是,据《无为县
志》
,1954 年移至邻县安置的灾民人口多达 128072 人,但全县人口并没有如此大的变动。
这说明这类安置是暂时性的,不久灾民陆续返回家园。
庐州府境灾后人口增长速度的确定要复杂得多。如庐江县,1961 年人口为 64.3 万,1964
年为 67.1 万,三年中的人口年平均增长率只有 14.1‰,然而,三年间的人口自然增长率分
别为 43.2‟、46‟和 40.6‟。如果两套数据皆能成立,则意味着灾后三年庐江县有 5.9 万
人口的净迁出。这是不可能的。在舒城县,1961 年人口为 57.3 万,1964 年只有 57.9 万,
人口几乎不变。然而,三年间该县人口自然增长率分别为 45.1‟、44.2‰和 39.4‟。如果
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真,则意味着三年中的净迁出人口多达 7 万。这更是不可能的。很显
然,庐江和舒城两县皆提高了大灾中的人口。巢县的数据更加离谱,1964 年人口普查数仅
略多于 1962 年和 1960 年人口,皆不可用。
肥东、肥西、无为三县合计,1961-1964 年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39.4‰。合肥市灾后三
年净迁出人口 9.2 万,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30.5‟。不过,对合肥市历年人口数和人口自
然增减数进行分析,仍可发现 1959-1960 年有 1.1 万人口的高估。这批人口主要来自政区变
动中从邻区划入的人口。修正后的合肥市灾后人口年平均增长率约为 23.1‟。将肥东、肥
西和无为三县作为合肥市以外庐州府境人口增长速度之代表,加权平均,灾后三年庐州府
境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33‰。
根据
《安徽省志》
第八卷
《人口志》,
1962 和 1965 年,
庐州府境人口增长率分别为 42.01‰
和 37.6‰,根据人口总数计算所得 1962-1964 年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36.4‰。这一数据略
高于上述分析。兹以 33‟的人口年平均增长率测算庐州府灾后人口。
从 1958 年底至 1961 年底,庐州府净减少人口约 109.3 万。肥东、肥西、无为、庐江
四县合计,三年大饥荒中,人口出生率超过人口正常死亡率约 12.8 个千分点,合肥市约 36.4
个千分点。加权平均,约为 15 个千分点。如此,庐州府境灾前人口还应增加 6.7 万。合计
减少人口 116 万。
据上引各市县志,从 1959 年至 1961 年,合肥市人口净迁入 2.5 万,无为县净迁出人
口 0.9 万。其他县因缺乏有关人口迁移的数据,需要认真讨论。
肥东县 1959-1961 年的死亡人口分别为 1.6 万、8.2 万和 0.3 万。1961 年的人口死亡率
为所有年份中最低,只有 4.3‟,不可信。从 1958 年底至 1961 年底,肥东县人口净减少
18.5 万,三年中出生人口 2.7 万,死亡 10 万人口,自然减少人口 7.3 万。合而计之,共有
11.2 万人口不知去向。又因 1959 年和 1961 年的出生人口与死亡人口相当,故可断定不知
去向的 11.2 万人口主要是在 1960 年失踪的。一年中一个县有如此众多的人口外流,县志
中不会不提及。一个县有如此众多的人口外流,灾后不可能不返迁。外流人口的返迁,必
定引起灾后人口的高速增长,人口年平均增长率将超过人口自然增长率。肥东县 1962 年净
增 6.2 万,人口增长率高达 101.6‰,似乎是外流人口返迁所致。然而,1962 年人口已经接

方志出版社 1996 年版,第 100 页。
33

近 1964 年,如果 1962 年人口数为真,至 1964 年人口年平均增长率只有 4.7‰,显然是不
真实的。也就是说,1962 年的肥东县人口数是虚夸的。从 1961 年至 1964 年,肥东县人口
年平均增长率为 36‟,三年人口自然增长率分别为 41.46‰、46.29‰和 40.30‟,均高于人
口自然增长率。如下文所述,安徽灾后人口出生率有可能浮夸,不足为信。然而,就灾后
三年 36‟的人口年平均增长率而言,虽有人口迁入引起的增长,但作为合肥市的附郭,1962
年的遣返农村人口,一定有相当部分迁入肥东。要知道,1958 年肥东县人口少于 1957 年,
即是大量人口迁入城市的结果。也就是说,如果说 36‟年平均增长率包含有人口迁入因素
的话,也只是 1958 年进城的农民返迁,而不是大饥荒中的外流人口迁返。很显然,
《肥东
县志》所载 1960 年死亡人口有重大隐瞒,数量多达十余万人。
巢县 1959-1960 年死亡 56251 人,1962 年巢县人口与 1960 年相当,死亡人口只有 2782
人,推算 1959-1960 年巢县非正常死亡人口约为 5 万。1960 年较 1959 年全县人口净减少
9.3 万,加上超过正常死亡率的出生人口约 1 万人,减少人口共约 10.3 万。1960 年净迁出
人口 5.1 万,加上非正常死亡人口 5 万,合计为 10.1 万,与全县减少人口数基本相等。据
此,巢县公布的 1959-1960 年人口数据似乎是真实的。只是由于 1961 年数据缺载,令人对
这一看似真实的数据心存疑虑。
不妨对 1961 年的巢县人口进行以下推测。已知巢县 1962 年底人口为 45.4 万,当年净
迁入人口 1 万,人口自然增长率为 35.78‟,用 1962 年年底数减去净迁入人口,再除以
1.03578,就可得到 1961 年年底人口的近似值 42.9 万,较 1960 年底的 45 万人口净减少 2.1
万。已知 1960 年的出生人口与正常死亡人口相当,假定 1961 年也是如此,在不考虑迁移
人口的前提下,净减少人口也就是全部减少人口。如果 1961 年人口死亡率为 16‟,折合
0.7 万人口,至少有 1.4 万人口不知所踪。
或有人认为这 1.4 万人口也可能外迁。果真如此,三年大饥荒中巢县的净迁出人口将
多达 5.6 万。一般说来,在外迁人口多的地区,灾后返迁人口也多。1962 年巢县净迁入人
口 1 万,好象是这一规律的反映。其实不然,1962 年因忠庙乡从合肥市划回巢县,净增 0.7
万人口。871963 年,巢县净迁出人口 0.8 万,死亡 0.4 万,出生 2.8 万,用出生人口减去死
亡人口和净迁出人口,全县增加 1.6 万人口。巢县人口总数的增加,正合此数。不幸的是,
1964 年人口普查数据只有 45.7 万人口,而 1963 年人口多达 47 万,仍然超过 1964 年,就
使人不能不怀疑 1963 年的人口外迁,是《巢湖市志》作者编造的。1964 年的人口普查使
得数据编造露出了破绽。
另外,
《巢湖市志》还记载 1967 年全县人口 51.1 万,从 1964 年中至 1967 年底,人口
年平均增长率为 32.4‰,相当合理。假定 1963 年的数据为真,从 1963 年至 1967 年,人口
年平均增长率只有 21.1‰,低于 1964-1982 年的 24.7‟。对于一个经历了大饥荒的地区而
言,这是根本不可能的。
从 1953 年中至 1955 年底,巢县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25.6‰。以此推及 1958 年,巢县
87

据《巢湖市志》第一章《建置·区划》
,忠庙乡于 1956 年划归合肥市后,又于 1962 年划回。
《合肥市志》
卷三《人口》的记载则是 1959 年划入,1961 年划出。划出人口 6718 人。
34

人口有 56.3 万。根据上述记载,以 35‟的年平均增长率回溯,1961 年底有人口 41.9 万,
三年间净减少人口 14.4 万。1960 年人口出生率只有 7.54‟,与正常人口死亡率相等,1959
年人口出生率为 23.33‟,超过正常死亡率约 13 个千分点,灾前人口还应增加 0.7 万,合
计减少人口 15.1 万。上文证明 1959-1960 年净迁出 4.2 万人口为假,巢县非正常死亡人口
即为 15.1 万。
无为县是三年大饥荒的重灾区,1964 年较 1953 年人口少近 20 万。1960 年无为县人口
较 1958 年要少近 30 万,而县志所载三年大饥荒中的全部死亡人口只有 13.6 万。由于三年
中净迁出人口不足万人,因此推断,
《无为县志》隐瞒了大量死亡人口。在人口死亡数量多
达 30 余万的无为县,净迁出人口也不超过 1 万人,可见庐州府境的外迁人口相当少。设各
县外迁人口与合肥市迁入人口相当,则庐州府境全部减少人口即非正常死亡人口。
《肥东县志·大事记》记载:
“1959 年 7 月全县各地发现浮肿病人,非正常死亡增多。
1960 年 2 月,有人以‘肥东农民’名义写信给周恩来总理,反映肥东县人口非正常死亡情
况。国务院非常重视,责成内各部和省、市、县有关部门进行核查,但这次核查,由于有
的干部阻扰,弄虚作假,掩盖了真实情况”。这次调查没有结果,灾情继续发展。6 月 19
日,古城公社 15 个社员误食农药拌的稻种而死亡。真实的情况应是,稻种拌上农药,以防
饥民抢食,食者中毒死亡。同一记载还称:“1961 年,在责任田的影响下,本县外流人口
纷纷回归家园。
”然而,肥东县 1961 年人口仍大大少于 1960 年,此说不真。
和州境包括含山与和县,1953-1964 年人口年平均增长率只有-9.6‰。这一结果已经排
除了 1958 年原属和县的裕溪口镇划归芜湖市区以及巢县部分人口划入所导致的人口减少。
根据《安徽省志》第八卷《人口志》
,1954 年和 1957 年和州所辖含山、和县两县人口增长
率为 18‟-19‟。据《和县志》和《含山县志》所载历年人口,1953-1957 年两县人口年平
均增长率为 16.5‟,1954-1957 年为 20.4‰。881954 年大水灾影响人口的正常发展。另外,
据《含山县志》
,1958 年较上年减少 0.35 万,而是年人口自然增长 0.31 万,净迁出人口 0.36
万,仍有 0.3 万人口不知所踪。和县 1958 年的人口减少原因应当相同。县志所载灾前人口
有明显压缩的迹象。
1961-1964 年,和县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40.3‟,含山县为 33.9‟,合计为 37.7‟。据
《安徽省志》第八卷《人口志》
,1962 年和 1965 年和州人口增长率分别为 38‟和 41‟,
平均为 39‟。两套数据基本对应。尽管如此,细加分析,和县、含山两县灾后数据很不可
靠。在和县,1962 年和 1963 年人口增长率分别为 80‟和 58.1‟,且 1963 年人口大大超过
1964 年,纯属伪造。含山县同期人口增长率分别为 55.9‟和 55.1‟,且 1963 年人口也已
超过 1964 年,伪造迹象明显。本文采纳《安徽省志》所载 39‟的人口自然增长率,更为
谨慎。据此测算灾后人口。
计算结果,从 1958 年底至 1961 年底,和州两县人口净减少 19.3 万。含山县三年大饥
荒中的人口出生率与正常人口死亡率基本相当,如此,和州净减少人口也就是全部减少人
88

《和县志》第三章《人口》
,合肥:黄山书社 1995 年版,第 115-116 页,
《含山县志》第三章《人口》
,合
肥:黄山书社 1995 年版,第 88-89 页。
35

口。
《含山县志》称 1960 年 4 月,全县外出人口 0.4 万,次年大部分返乡。外地灾民流入
0.8 万,次年半数返乡,安置 0.4 万。《和县志》没有任何有关人口迁移的记载。若以含山
县为例,人口迁入多于迁出。以迁移率为零计算,和州净减少人口即非正常死亡人口。再
以含山县为例,既使以县志所载历年人口为据,从 1957 年底至 1961 年底,人口净减少 5.7
万,同期全部死亡人口只有 2.7 万。3 万人口似乎被蒸发了。就此可知,县志中所载历年人
口死亡数完全不可信。
滁州境包括滁县、全椒、来安和嘉山县的一部分。其中,只有全椒县 1953-1964 年人
口呈负增长,
滁州市、
来安县和嘉山县合计,
1953-1964 年为 22.9‰,1964-1982 年为 25.1‰。
即便如此,
《安徽省志》第八卷《人口志》中记载的分县市出生率和死亡率资料却显示滁州
市及其他两县也存在大规模的人口非正常死亡。据此书,1954-1957 年滁州人口年平均增长
率为 30.1‰,1954 和 1957 年两个年度的人口自然增长率分别为 35.63‰和 22.64‰,三个
数据的配合程度较高,且分别比庐州府、凤阳府的同期数值略高。灾前的人口增长率也应
较庐州和凤阳两府为高。
《滁州市志》记载 1953-1958 年人口年平均增长率高达 35.4‟。89又
查《来安县志》
,知 1953-1957 年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34.4‰,90可知 1953-1958 年滁州的
人口年平均增长率约为 35‟。
依《滁州市志》所载,1961-1964 年,滁县人口年平均增长率高达 39.7‰。根据《安徽
省志》第八卷《人口志》
,1962 和 1965 年,滁州人口增长率分别为 51.36‰和 37.36‰,年
平均增长速度应超过 40‟。有关历年滁州市人口数,
《滁州市志》中的有关数据与《安徽
省志》第八卷《人口志》存在差异,而关于出生率和死亡率,1962 年和 1965 年两套数据
完全相同,1960 年的出生率均记为 8.4‟,而《滁州市志》记载的死亡人口为 21407 人,
死亡率为 104.39‰,《安徽省志》第八卷《人口志》记载死亡人口为 14686 人,死亡率为
71.1‟,人口死亡数被《安徽省志》人为地缩小。
按照《滁州市志》的记载,1961 年人口死亡率只有 7.59‟,已经正常。是年出生人口
超过死亡人口约 0.1 万,净迁入人口 0.7 万,全县人口总数应该增加 0.8 万,而实际数据仅
增加 0.1 万,原因不详。1960 年的各项数据基本吻合,1959 年也有数千人口的差距。1961
年的数据令人猜想是年人口死亡并非正常,不知所踪的 0.7 万人口应为死亡人口。
从 1958 年底至 1961 年底,滁州境内人口净减少 9.8 万。以滁县为例,三年大饥荒中
人口出生率超过正常人口死亡率约 16 个千分点,推及全州各县,灾前人口还应增加 1.3 万。
滁州减少人口共 11.1 万。三年中滁县净迁入人口 1.3 万,推及全州,灾前人口还应增加。
不过,为谨慎起见,不作推论。滁州境内全部减少人口即非正常死亡人口。
在滁县,1959 年人口数为 21.4 万,三年净迁入 1.3 万,合计灾前应有人口 22.7 万。1961
年人口为 19.7 万,人口净减少 3 万。三年中人口出生率超过正常人口死亡率 16 个千分点,
89

《滁州市志》第四章《人口》
,北京:方志出版社 1998 年,第 159-161 页。
据《来安县志》第三章《人口》
,北京:中国城市经济社会出版社 1990 年版,第 80 页数据计算,无 1958
年数据。
90

36

合计约 0.3 万人口。滁县人口减少了 3.3 万。《滁州市志》称“三年困难时期,因饥饿等非
正常死亡 2.5 万余人”并不完全。因为,政府所登记的“因饥饿死亡”,不可能包括缺乏营
养而死亡的老弱病残。另外,
《滁州市志·大事记》称“1960 年粮食奇缺,全县因饥饿非
正常死亡 1.6 万人”
。实际上,这一年的非正常死亡人口接近 2 万。在滁州境内各县中,全
椒县的灾情最重,人口死亡最多,只是未见《全椒县志》
,无法展开分析。
泗州境包括盱眙、泗洪、五河、泗县、天长及嘉山县的一部分。1953-1964 年泗州境人
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9.7‰,1964-1982 年为 24.5‟。据此可知人口死亡有一定的规模。根据
泗县、泗洪、天长、盱眙四县资料,1953-1958 年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18.1‟,1960-1964
年为 26.2‟,1964-1982 年为 22.1‟。91泗洪遭遇了 1954 年大水灾,1955 年人口大大少于
1954 年,因此,泗州灾前人口增长速度较慢。
1956 年划泗洪、盱眙和淮阴设洪泽县,其中划出人口最多的是泗洪和淮阴,分别有 13
个乡和 11 个乡。1985 年,这些划给洪泽县的区域又重新划归原县,1994 年出版的《泗洪
县志》是以 1985 年以后政区为标准的,故 1956 年的区划变动可以不加考虑。既便如此,
何以该县 1964 年人口统计数会与人口普查数接近,不解。
总之,不知何种原因,1956 年至 1985 年的泗洪、盱眙两县政区变动所产生的人口变
动,竟然没有在人口数字中反映出来。1953-1958 年泗洪县人口年平均增长率只有 7.5‟,
盱眙县则高达 62.5‟。令人不解的是,1958 年盱眙县净增人口 3.1 万,泗县净减人口 3.2
万。两县境域并不相邻,可以会出现如此奇特的变化,不得而知。
《盱眙县志》称 1958 年,盲目接收安置外地流入人口 2.7 万人。我猜测流入人口主要
来自泗县。因为,排除 1958 年不计,从 1953 年至 1957 年,泗州四县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18.5‟,与 1953-1958 年的人口增长速度相似。这说明,1958 年的人口变动,主要是泗州
境内的人口流动。同书还称,1960-1962 年又有约 2 万余外地人流入,并在境内山区落户。
最有可能流入的外地人口,仍可能来自泗州府境,也可能来自淮安府境。由于没有具体的
移民原籍数,只能将泗州视作一个整体来处理。
从 1958 年底至 1960 年底,泗州人口净减少 21.3 万。两年间盱眙县人口出生率超过正
常人口死亡率 45 个千分点,合计约 1.3 万人口。泗洪超过 15 个千分点,以此作为灾区各
县的平均水平,则需增加人口 2.7 万。泗州净减少人口多达 25.3 万。除此之外,两年间盱
眙县的净迁入人口多达 1.4 万。外来人口的大部分可能自泗州其他县份迁入,姑忽略不计。
《泗洪县志·大事记》称,1959 年,仅崔集等 4 个公社浮肿病患者就达万人以上,并
发生非正常死亡现象。其他公社如何,死亡情况如何,语焉不详。《泗县志·大事记》称,
1960 年春,县境各地食堂口粮标准低,营养差,社员普遍浮肿,外流加死亡,全县人口总
数大大减少。
《盱眙县志·大事记》也记载了 1959 年大旱,受灾面积达到 43.8 万亩,社员
口粮下降 42.5%,至 1960 年春天,全县缺粮人口占总人口的 90%以上。但是,由于救灾经
91

《泗县志》第二章《人口》
,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 1990 年版,第 39 页;《泗洪县志》第四篇《人口》,
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 1994 年版,第 160-161 页;
《天长县志》第三章《人口》
,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
社 1992 年版,第 52 页;
《盱眙县志》第三章《人口》
,南京:江苏科学技术出版社 1993 年版,第 106 页。
37

费发放及时,又调运返销粮 500 多万公斤,最终没有出现人口的非正常死亡。相反,成为
周边灾民避难的乐土。
凤阳府境包括蚌埠市、淮南市、凤阳、濉溪、凤台、怀远、宿县、灵璧、定远、寿县
和嘉山县一部分。
1953-1964 年,
凤阳府境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1.5‟,1964-1982 年为 30.4‟,
三年大饥荒中的人口死亡规模相当大。又据《安徽省志》第八卷《人口志》
,1954-1957 年
凤阳府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18.2‰。然而,1954 年凤阳府人口增长率为 31.1‰,1957 年为
22.8‰,平均为 27.9‟。这一时期凤阳府人口并无大量外迁,两套数据不吻合。凤阳、凤
台、灵璧、蚌埠、怀远、定远六县市志有历年人口记载。92其中怀远县有大片政区于 1958
年和 1959 年划入蚌埠和凤阳,蚌埠和凤阳的历年人口却又是按统一的政区统计,故怀远县
数据无法用于计算。定远县 1953-1958 年人口年平均增长率只有 15.8‰,仔细分析,1957
年和 1958 年人口总数均有人为缩小的痕迹,弃而不用。其他四市县合计,1953-1958 年人
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26.6‰,与《安徽省志》所载人口自然增长率近似。
1950 年代凤阳府境内有 8 县 2 市。在凤阳等 4 个县市的抽样中,蚌埠市被包括其中。1953
年凤阳等 4 市县人口占凤阳府人口的 30.5%,蚌埠市灾前人口年平均增长率高达 84.2‰。蚌
埠城市人口的高增长,可能会使凤阳府境灾前人口的估计值偏高。不过,灵璧县灾前人口年
平均增长率只有 5.5‟,与蚌埠市合计,也只有 31.9‰。虽然此值仍然偏高,但与事实相差
不远。灵璧县 1956 年人口低于 1955 年,在于 1954 年的大水灾造成 1955 年的粮食紧张。1955
年,全县吃野菜中毒 2 万余人,即是饥荒之结果。灵璧县人口不正常的低增长,在很大程度
上抵消了蚌埠市人口的高增长。又查宿县资料,1952-1957 年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21.7‟。93
据此可知,
《安徽省志》所载凤阳府灾前人口自然增长率偏高。兹定为 23‟,与庐州府相同。
在《安徽省志》第八卷《人口志》中,凤阳府境 1962 年人口自然增长率为 47.84‟,1965
年为 33.8‰,
平均约为 41‟。
分县而论,
凤阳县两年人口自然增长率分别为 61.21‟和 35.57‟,
平均为 50‟左右,根据《凤阳县志》所载,灾后三年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51.6‰。两套数据
接近。凤台县两年人口自然增长率分别为 52.43‟和 21.79‟,平均为 38‟左右,根据《凤台
县志》所载,为 73.8‰,差距颇大。1964 年 4 月,淮南市的高皇等 8 个公社和二道河农场划
归凤台,使凤台增加数万人口。以 1961-1963 年计,凤台人口年平均增长率只有 43.5‰,相
当正常。
据
《灵璧县志》
,
该县 1962-1964 年人口自然增长率分别为 41.23‰,38.89‰和 17.85‟,
平均约为 35‟,而人口年平均增长率只有 20.6‟。据《蚌埠市志》
,三年人口自然增长率分
别为 41.35‟、46.36‰和 26.39‟,平均约为 40‟,但人口年平均增长率只有只有 3.6‰,那
是灾后城市人口压缩的结果。将灾后人口年平均增长率定为 40‟,是适当的。
据此计算,从 1958 年底至 1961 年底,凤阳府净减少人口 140.9 万。三年大饥荒期间,

92

《凤阳县志》第三章《人口》
,北京:方志出版社 1999 年版,第 95 页;
《凤台县志》第三编《人口》
,合
肥:黄山书社 1998 年版,第 82 页;
《灵璧县志》第二章《人口·民族》
,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 1991 年版,
第 77-78 页;
《蚌埠市志》卷二《人口》
,北京:方志出版社 1995 年版,第 99-104 页;
《定远县志》第三章
《人口》
,合肥:黄山书社 1995 年版,第 128-129 页;
《怀远县志》第一编《地理》
,上海:上海社会科学院
出版社 1990 年版,第 39 页。
93
《宿县志》第五章《人口·民族》
,合肥:黄山书社 1988 年版,第 43 页。
38

蚌埠、淮南两市均有规模性的人口死亡。按照人口死亡率计算,均在 1.5 万人左右。与各
县比较,城市人口死亡的规模较小。三年中,两个城市的人口出生率超过正常人口死亡约
36 个千分点,合计约有 3.5 万人口。
《安徽省志》第八卷《人口志》有 1960 年数据。凤阳、
灵璧和凤台三县人口出生率分别为 7.07‰、7.81‰和 10.18‰,接近或稍稍超过正常人口死
亡率。估计 1961 年的情况也是如此。1959 年大灾刚刚发生,1958 年怀孕的妇女,除了 1959
年死亡者外,依然按照生命的节奏生男生女,所以,一般情况下,1959 年的人口出生率虽
然降低,
但与 1960-1961 年不可同日而语。
1959 年-1961 年,
定远县人口出生率分别为 18.2‟、
5.45‟和 6.8‟,1959 年超过人口正常死亡率大约 10 个千分点,其他两年与正常人口死亡
率相当。推及全府各县,则有 5 万人口。考虑到城市人口的出生率稍高,合而计之,三年
大饥荒中,凤阳府全部减少人口约为 150 万。
《凤阳县志·大事记》称:
“1959 年 2 月 17 日,县人民委员会发出《关于预防青紫病、
水肿病的通知》
。6 月 7 日,全县外流农民 6784 人,县派出大批工作人员分赴蚌埠、南京
等地动员外流农民返乡。1960 年 2 月 15 日,全县采集代食品 9068798 斤,其中有薯根、
鸡爪菜、茅草根、掐不齐等。1959-1960 年,全县外流人口 11196 人,占农村原有 335698
人的 3.3%,发病人口 102994,占农村人口的 30.7%。
”活着的外流人口或被政府劝返回乡,
或在 1961 年被责任田所吸引回乡。1961 年凤阳县人口仍然少于 1960 年,返乡的人口不够
补充当年的死亡人口。在凤阳县,人口迁出与返迁都在三年之内,不必专门讨论。
三年大饥荒中,蚌埠市净迁出人口约为 3.7 万。由于灾前人口增长率是按实际人口增
长率计算的,城市人口的减少不再重复计算。不过,在凤阳府,最为特殊的是在三年大饥
荒中,淮南市净迁入人口 7.2 万。淮南市是一个煤炭工业城市,对于能源的需求,使得城
市仍在不断增长之中,直到 1962 年才出现净迁出人口。又据《淮北市志》记载,1959 年,
全市净迁出人口 7.46 万人。当时的淮北市名为睢溪市,人口只有数万,1990 年代的淮北市,
实际上包括了睢溪县。淮南市的人口净迁入与睢溪县的人口净迁出可以相互抵销。这样,
凤阳府的减少人口即非正常死亡人口。
也就是说,除了蚌埠、淮南两市外,凤阳府境内 8 县非正常死亡人口约达 150 万。附
表 1 显示三年大饥荒中,凤阳、凤台、灵璧三县各减少人口 10 万-20 万不等,还有寿县,
1958 年底人口 102.6 万,1960 年末 90.1 万,净减少 12.5 万。宿县 1957 年 93.9 万,1960
年 75.2 万,净减少 18.7 万。长丰县 1957 年 56.2 万,1961 年 43.6 万,净减少 12.6 万。94宿
县、长丰两县的灾前时点定于 1957 年,若定于 1958 年,减少人口则更多。寿县、宿县灾
后时间定于 1960 年,定于 1961 年减少人口也应更多。
颍州府境包括阜阳、涡阳、蒙城、亳县、界首、临泉、太和、阜南、颍上和霍邱诸县。
1953-1964 年,颍州府境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3.3‟,1964-1982 年为 27.1‟。两个时期的
人口增长速度与庐州府接近。
又据
《安徽省志》第八卷《人口志》所载人口总数测得 1954-1957
94

《寿县志》第三章《人口》
,合肥:黄山书社 1996 年版,第 92 页;
《宿县志》第五章《人口·民族》
,合
肥:黄山书社 1988 年版,第 43 页;
《长丰县志》卷二《人口》
,北京:中国文史出版社 1991 年版,第 67
页。
39

年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24.3‰,两个年份的人口自然增长率分别为 31.82‰和 19.52‟,数
据配合较好。分年度论,除了 1954 年的人口自然增长率高于庐州府外,其他数据也与庐州
府几乎完全相同。据此可以肯定,灾前颍州府人口增长速度与庐州府相同。查界首、临泉、
毫州、霍邱、阜阳、阜南六县资料,1953-1957 年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19.1‰。95这一数据
偏高,是因 1956 年,河南省淮滨县有 97 个自然村划入阜南,人口可能在万人左右。据《阜
阳地区志》
,1953-1957 年人口年平均增长率 18.7‟。96应是准确的。
分县而论,1953-1957 年,临泉县历年人口呈增长状,4 年间人口净增长 5.8 万,而根
据人口出生率和死亡率记载,净增长人口多达 7.5 万,相差 1.7 万。如果假定没有人口的净
迁出,按照自然增长人口计算,4 年间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22.3‟而不是 17.4‟。在毫县,
依全县历年人口计算,4 年间人口净增长 5.2 万,自然增长人口合计为 7.6 万,相差 2.4 万。
依自然增长人口计算,4 年间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24.7‟而不是 17.2‟。两县人口自然增
长率约 23‟。为谨慎起见,推测颍州府境人口自然增长率约为 21‟,较庐州府境及凤阳府
境稍低。颍州府境有相当多的人口迁入了城市。
当然,也不是所有的县份都有人口外迁。在霍邱县,人口的自然增长与历年人口总数
的增长基本一致。
《界首县志》
将 1957 年人口出生率定为 13.1‟,
人口自然增长率只有 9.5‟。
灾前人口出生率被故意缩小。
《安徽省志》第八卷《人口志》接受了这一数据,于是,在颍
州府属各县大约 30‟左右的人口出生率的排列中,界首县的数据低得特别醒目。不过,依
历年人口数,1957 年的人口增长率仍为 17.2‰。县志作者企图降低人口出生率和自然增长
率,却未相应地改变历年人口数,露出破绽。
《安徽省志》第八卷《人口志》记载的颍州府 1962 年人口自然增长率为 52‟,1965
年为 29.08‰,平均约为 41‟。上述六县 1961-1964 年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5.1‰,低得离
奇。原因在于灾后人口虚报严重。如亳县、霍邱、阜南三县 1962 年人口超过 1964 年,阜
阳则接近。只有界首、临泉两县稍显正常,合而计之,两县 1961-1964 年人口年平均增长
率为 25.5‰,1960-1964 年为 26.6‰。然而,1964-1982 年两县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27.8‰,
显示灾后三年或灾后四年界首、临泉两县人口增长速度仍是偏低的。另外,根据《阜阳地
区志》记载,灾后三年人口年平均增长率只有 20.9‟,低于 1964-1982 年的 28‟,令人不
可接受。设 1961-1964 年颍州府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与庐州府同,为 36‟,应是合适的。
《临泉县志》的记载显示该县大饥荒发生于 1958 年而结束于 1960 年,与其他县
1959-1961 年的大饥荒有些不衔接。
兹不考虑临泉县的特殊情况。从 1958 年底至 1961 年底,
颍州府境人口净减少 176.1 万。以霍邱、临泉和亳县为例,三年大饥荒中,三县人口出生
率超过正常人口死亡率约 25 个千分点,灾前人口还应增加 18.4 万。在颍州府的各县记载

95

《界首县志》第三章《人口》
,合肥:黄山书社 1995 年版,第 112-113 页;
《临泉县志》第四章《人口》,
合肥:黄山书社 1994 年版,第 73-74 页;
《霍邱县志》第二章《人口》
,北京: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 1992 年
版,第 91 页;
《毫州市志》第三章《人口》
,合肥:黄山书社 1996 年版,第 75-76 页;
《阜阳县志》第二章
《民族·人口》
,合肥:黄山书社 1994 年版,第 72 页;
《阜南县志》第三章《人口》
,合肥:黄山书社 1997
年版,第 70-74 页。
96
《阜阳地区志》第三章《人口》
,北京:方志出版社 1996 年版,第 157-159 页。
40

中,均未见三年大饥荒中有规模性的人口外流,灾后人口的增长也未显示任何外流人口回
归的迹象。所以,三年大饥荒中,颍州府非正常死亡人口约为 194.5 万。
《临泉县志·大事记》称,1959 年冬天农村出现断粮断炊人口外流,1960 年 1 至 5
月,饥荒日渐严重,机关干部每月供应成品粮标准减到 9 公斤,农村浮肿病蔓延。机关干
部每天 6 两粮食,仅能维持生存,我相信城里的老人、孩子的供应水平更低,甚至不足以
维持生存。也就是说,在颍州地区,县城中也可能发生规模性的人口死亡。
《阜阳地区志·大事记》称,1960 年 5 月 17 日,国家副主席董必武来阜阳专区视察。
“正当农村生活困难,浮肿病及人畜非正常死亡严重时刻,阜阳地县委领导未向董如实汇
报灾情,反而采取封锁措施”
。大饥荒是在黑箱中发生的。
六安州境包括六安、霍山、英山、金寨县的一部分和岳西县的一部分。1953-1964 年,
六安州境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6.8‰,1964-1982 年为 21.4‰。据此可知当地存在人口的规模
性死亡。在《安徽省志》第八卷《人口志》中,1954 年和 1957 年六安州的人口年平均增长
率分别为 25.28‰和 19.12‟。
金寨县和六安县合计,
1953-1958 年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21.2‰,
当时属于湖北省辖的英山县,1953-1957 年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20.3‟97,与《安徽省志》数
据吻合。
《六安地区志》记载的 1953-1958 年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仅为 17.3‟98,不可相信。
《安
徽省志》第八卷《人口志》又记 1962 年和 1965 年人口六安州人口自然增长率分别为 48.88‟
和 35.1‟,
平均约为 42‟。
金寨、
六安、
英山三县 1961-1964 年人口年平均增长率合计为 25.9‰,
其中前两县 1963 年人口皆超过 1964 年,浮夸甚为明显。不仅如此,根据《六安县志》
,1961
年六安县出生人口与死亡人口皆为 0.6 万余人,全县人口总数却较 1960 年减少 4 万。1961
年六安县人口死亡率仅有 7.3‰,已经正常,人口不可能大规模外流。据此判断,六安县 1961
年的数据也是编造的。1961 年的人口数量不得不加以压缩的原因,在于 1964 年数据的限制。
《英山县志》的质量较高,灾后三年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26.6‰,而人口自然增长率却在 30‟
-34‟。比较而言,在六安州,英山县灾情最轻,因为 1953-1964 年人口增长速度最高。尽管
如此,仍认为《安徽省志》第八卷《人口志》所载 1962 年人口出生率有所夸大。谨慎地将
1961-1964 年六安州人口年平均增长率定为 36‟。
从 1958 年底至 1961 年底,六安州境净减少人口 21.7 万。以六安、英山两县计,三年中
人口出生率超过正常人口死亡率约 14 个千分点。推及全州,约有 2 万人口。六安州境减少
人口共达 23.8 万。由于未见三年大饥荒期人口外流的记载,加之对于灾后人口增长速度是按
照人口自然增长率来确定的,因此,大灾期间的人口外流可以不加讨论。
安庆府境包括安庆市、怀宁、桐城、枞阳、潜山、太湖、宿松、望江和岳西县一部分。
如上文所述,《安徽省志》第八卷《人口志》有关安庆府辖县人口出生率、死亡率与人口年
平均增长率数据无法对应。根据《安庆地区志》,1953-1958 年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8‟,

97

《金寨县志》第三章《人口》
,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 1992 年版,第 96 页;
《六安县志》第二章《人口》
,
合肥:黄山书社 1993 年版,第 63 页。
《英山县志·人口篇》
,北京:中华书局 1998 年版,第 68-70 页。
98
《六安地区志》第三章《人口》
,合肥:黄山书社 1997 年版,第 88-89 页。
41

1954-1958 年为 6.3‟,99将桐城、潜山、望江、怀宁、岳西五县人口合而计之,1953-1957
年人口年平均增长率只有 4.5‟,1953-1958 年只有 2‟100,皆不可信。其原因有二,首先,
1954 年大水灾对于宿松、望江等沿江县份影响较大,但此两县人口却是增长的,不沿江的桐
城 1953 至 1957 年人口却呈负增长。其次,从 1955 年至 1957 年,安庆地区诸县县境调整较
大,在无法获得各县人口数据的情况下,无法确定人口增长速度。《安徽省志》第八卷《人
口志》记载安庆府灾前两个年份的人口自然增长率为 12.57‰和 18.56‟,平均为 15‟。以此
作为安庆府境灾前人口增速。
桐城县 1964 年人口少于 1963 年,故排除不计,怀宁县 1963 年从安庆市获得一个区的
土地与人口,也需排除。潜山、望江、岳西等三县 1960-1964 年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28.0‰,
1961-1964 年为 30.5‟。
《安庆地区志》所载同期数据分别为 34.8‰和 39.9‟,与《安徽省
志》第八卷《人口志》所载 1962 年人口增长率相近,但却较分县合计数据为高。产生差异
的原因,可能在于安庆府属县政区的变化。由于英山县灾后两个时期的人口年平均增长率
还要低一些,本着谨慎的原则,本文采纳潜山等三县合计之数据。另外,
《安庆市志》记载
了安庆市历年人口,只是由于 1963 年的政区变化太大,无法采用。101
据此计算,从 1958 年底至 1961 年底,安庆府境人口净减少 34.6 万。据望江、潜山、
怀宁三县数据,三年大饥荒中,人口出生率超过正常死亡率约 12 个千分点,推及全府,约
有 3.9 万人口。全府减少人口 38.5 万。
据上引《安庆地区志》1959 年,安庆地区外流人口 15977 人,三年外流人口可能达到
5 万人甚至更多。假定此处所指外流即是净迁出,安庆府的非正常死亡人口大约为 33 万。
各县县志《大事记》有相关记载,在潜山县,三年来全县人口死亡率比正常死亡率高
60%。岳西县 1959 年 1 月出现浮肿病人,4 月,16 万余人挨饿。1958 年岳西县人口总数为
25.3 万,即灾荒初起,饥饿人口即达总人口的三分之二。桐城县 1959 年全县浮肿、消瘦和
妇女子宫下垂等病患者人口达到 35888 例。望江县也于同年出现浮肿病人,沈冲公社 641
名病人,患浮肿病的 288 名,1 月至 3 月 11 日,全公社共死亡 502 人。采用这种举例子的
方法,无法得知全县人口死亡的总数。县志作者本来也不想让人知道这一数据。在英山县,
1959 年 4 月,全县有浮肿、干瘦病患者 26695 人。
池州府境包括铜陵、贵池、青阳、东至和石台五县。1953-1964 年,池州府境人口年平
均增长率为 20.7‰,1964-1982 年为 24.5‰。据此判断,即便存在人口的非正常死亡,死亡
的规模也不可能很大。据《安徽省志》第八卷《人口志》,池州府人口增长率:1954 年和 1957
年分别为 19.69‰和 22.49‟,平均为 21‟。根据《池州地区志》记载的历年人口数计算,

99

《安庆地区志》第三编《人口》
,合肥:黄山书社 1995 年版,第 180 页。
《桐城县志》第三章《人口》
,合肥:黄山书社 1995 年版,第 133 页;
《潜山县志》第三篇《人口》
,北
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1993 年版,第 156-157 页;
《望江县志》第三篇《人口》
,合肥:黄山书社 1995 年
版,第 81-82 页;
《怀宁县志》第三章《人口》
,合肥:黄山书社 1996 年版,第 117 页;
《岳西县志》第四章
《人口》
,合肥:黄山书社 1996 年版,第 100-102 页。
101
《安庆市志》卷三《人口·民族》
,北京:方志出版社 1997 年版,第 166 页。
100

42

1953-1959 年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20.3‟。102两套数据基本吻合。又据《安徽省志》第八卷
《人口志》
,1962 年和 1965 年池州府人口自然增长率分别为 38.6‟和 31.4‟,而据《池州地
区志》
,1961-1964 年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40.8‟。考虑到铜陵铜矿的建设及城市发展导致的
人口迁入,两套数据也是吻合的。
《铜陵县志》所载灾后人口数据相当可靠,1961-1964 年人
口自然增长率分别为 44.81‟、42.24‰和 36.89‟,人口年平均增长率则为 57.5‟。103铜陵铜
矿的建设导致外来人口大量迁入,总人口的增长速度超过自然增长速度。兹以《池州地区志》
的记载为准测算灾后人口。
从 1958 年底至 1961 年底,池州府人口增加了 0.5 万。以《铜陵县志》为准,三年中的
人口出生率超过正常死亡率约 16 个千分点,灾前人口还应增加 1.8 万。池州府减少人口约为
1.3 万。根据《安徽省志》第八卷《人口志》所载 1960 年铜陵、青阳和贵池县的人口死亡率
和《铜陵县志》历年人口数计算,非正常死亡人口约为 2 万,与上述估计值近似。
《青阳县志·大事记》称 1959 年浮肿病在本县城乡蔓延。
《铜陵县志·大事记》称,1960
年春,本县农村一些地区出现饥荒,部分群众患浮肿病和子宫脱垂病,非正常死亡时有发生。
又称:
“大部分病人转危为安。
”人口死亡的规模不大。
太平府境包括芜湖市、芜湖、当涂和繁昌,后设马鞍山市。在太平府,根据《安徽省
志》第八卷《人口志》
,府境中各市县皆有程度不等的人口非正常死亡,只有马鞍山市的灾
情相对较轻。1954 年和 1957 年的人口自然增长率分别为 12.6‟和 25.3‰,平均约为 18‟,
1962 年和 1965 年人口自然增长率分别为 38.1‰和 34.5‟,平均约为 36‟。在当涂县,
1953-1957 县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16.1‟,灾后 1961-1964 年为 45.3‟。《安徽省志》所载
灾前人口自然增长速度与《当涂县志》吻合。只是由于芜湖和马鞍山市接纳了大量的外来
人口,人口的实际增长率应当大大高于自然增长率。将芜湖与当涂县合计,1953-1958 年人
口年平均增长率高达 45.3‰,其中芜湖县在灾前 5 年净迁入人口 7.3 万,导致了人口的高
增长。灾中及灾后,市内人口大量迁出。太平府境内的马鞍山市,灾前人口的增长更为迅
速,1958 年迁入人口即近 18 万。1959 年外迁 3 万余,以后不断外迁。人口的迁入与迁出
过程复杂,且接纳大量的外来人口,如马鞍山市从上海、南京、阜阳等地接受大量人口,
依人口增长速度推算死亡人口是不可行的。依《安徽省志》所载 1960 年人口死亡率,估计
是年太平府非正常死亡人口约为 6.7 万。
为了推得三年大饥荒中太平府的全部死亡人口,可以池州府作为借鉴。在池州府,依
人口增长速度测得全府三年非正常死亡人口约为 2 万,而依《安徽省志》第八卷《人口志》
,
1960 年只有 1.4 万,占三年非正常死亡人口的 70%。依此比例,太平府三年中的死亡人口
合计约为 9.6 万。表 3 中的灾前、灾后人口数据采用两种不同的方法计算得出。芜湖、当
涂和繁昌三县人口依《当涂县志》所载人口增长率推得,芜湖和马鞍山两市人口则依实际
人口数加入,灾前、灾后的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依 1953-1958 年人口数及 1961-1964 年人口
数推得。需要强调的是,在本计算中,灾前、灾后人口增长率不具备计算的功能,对于其
102
103

《池州地区志》卷三《人口》
,北京:方志出版社 1996 年,第 114-115 页。
《铜陵县志》第三章《人口》
,合肥:黄山书社 1993 年版,第 81-82 页。
43

准确性的推敲,没有实质性的意义。
《当涂县志·大事记》称,浮肿、小儿营养不良、妇女子宫下垂、闭经四大疾病在县
各地有不同程度的发生,以县直机关和城关镇发病最严重。县城中的灾情何以甚于乡村?
广德州共辖广德和郎溪两县。1953-1957 年两县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37‟,1961-1964
年为 31.8‟,1964-1982 年为 27.6‟。104数据相当合理。与《安徽省志》第八卷《人口志》
比较,县志所载灾前人口增长速度要高出许多,主要在于广德县的人口年平均增长率大大
超过人口自然增长率。灾后县志人口增长速度偏低,则与两县数据的作伪有关。
《郎溪县志》记载了历年迁移人口,1958-1961 年净迁入人口 0.3 万,除 1958 年迁入
稍多于迁出外,其余三年人口的迁入与迁出基本相等。然而,将每年自然增减人口与净迁
移人口合计,再核以历年人口总数,仍可发现 1959-1961 年共有 1 万人口不知所踪。郎溪
县的迁移人口记载得相当完备,此 1 万人口实为非正常死亡人口。在广德县,1959-1960
年也有约 1.9 万人口失踪。也就是说,两县的人口谷底均被抬高,导致灾后人口年平均增
长率偏低。
1958 年,两县均有较多的人口非正常死亡,故将灾前时点定于 1957 年底。从 1957 年
底至 1961 年底,两县净减少人口 6.3 万。四年间,两县人口出生率超过正常人口死亡率约
20 个千分点,合计约有 0.9 万人口。两县减少人口约 7.2 万。依上述分析,大灾中的人口
迁入与迁出基本相等,故减少人口即非正常死亡人口。
两县县志《大事记》均将灾荒的发生归咎为粮食的过度征购。在广德县,1959 年全县
粮食总产 1.58 亿斤,各公社报县 1.8 亿斤,县上报 2.1 亿斤。结果购过头粮 3400 万斤。以
平均每人每年消费原粮 500 斤计,3400 万斤粮食是 6.8 万人的口粮。是年广德全县人口不
足 30 万。郎溪县的浮夸还要严重一些。1958 年只收粮食 1.2 亿斤,虚报为 9 亿斤,结果粮
食统购过头,导致人口死亡。
宁国府境包括宣城、南陵、宁国、泾县、旌德和太平六县。1954 年,宁国府迁入大量
江北灾民,虽有部分迁返,但仍有相当一部分留居,因此,宁国府的人口得到较快的增长。
根据宁国、南陵、旌德、泾县四县资料,1953-1958 年人口年平均增长率高达 39.7‟105,而
根据《安徽省志》第八卷《人口志》所载,人口自然增长率只有 27‟。宣城、太平两县的
人口增长情况不明,既使增长速度低于此值,但仍可将宁国府的灾前人口年平均增长率定
于 35‟。
1961-1964 年宁国等四县人口年平均增长率只有 20.3‰,
低于 1964-1982 年的 23.1,
很不正常。分县而论,知宁国、南陵两县灾后三年人口年平均增长率分别为 14.1‟和 11.9‟,
太低,显系人为提高大灾中的人口数据所致。旌德、泾县两县人口年平均增长率合计为
33.5‰,但却低于同一时期的人口自然增长率。如果认为灾后宁国府人口不可能外迁,则
自然增长率就是人口增长率。事实上,1962 年上海市劳改局在宣城县建军天湖农场,人口
104

《郎溪县志》第三章《人口》
,北京:方志出版社 1998 年版,第 144-145 页;
《广德县志》第三章《人口》
,
北京:方志出版社 1996 年版,第 90 页。
105
《宁国县志》第三编《人口》
,北京:三联书店 1997 年版,第 120 页;
《南陵县志》第三章《人口》
,合
肥:黄山书社 1994 年版,第 95 页;
《旌德县志》第三章《人口》
,合肥:黄山书社 1992 年版,第 89-90 页;
《泾县志》第三章《人口》
,合肥:方志出版社 1996 年版,第 103 页。
44

迁入 0.8 万,户口也划入宣城。也就是说,宁国府人少地多,山野空旷,自太平天国战后,
一直是移民的迁入区。按照人口自然增长率估计灾后人口增长速度,只可能低估,而不可
能高估。据《安徽省志》第八卷《人口志》,宁国府 1962 年人口自然增长率为 40.9‟,设
灾后三年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40‟。
从 1958 年底至 1961 年底,宁国府人口净减少 37 万。以上述四县为例,三年中人口出
生率超过正常人口死亡率约 13 个千分点,推及全府,合计约有 1.1 万人口。按照《宁国县
志》的记载,灾年中也有部分人口外流,灾后返回。所以,这批人口不予计算。宁国府的
净减少人口即非正常死亡人口。
据《安徽省志》第八卷《人口志》所载人口死亡率,1960 年宁国府死亡人口约为 13.9
万。如果按照正常死亡率 9‟计算,其中正常死亡人口大约 1.4 万,非正常死亡人口只有
12.5 万。这是一个大大低估的数据,不可相信。分县而论,除了旌德县外,其他三县在大
饥荒中的人口,都存在高估。最典型的如宁国县,1962 年至 1964 年,每年自然增长人口
均为 0.8 万左右,合计 2.4 万,然而,依历年人口数,三年中增长人口一共只有 1 万左右,
1.4 万人口不知所踪。
《宁国县志》称,1962 年农村经济调整,外流人口次第返回。然而,
从历年人口数据所见,却是人口继续外迁。南陵县的情况与此相似,灾后三年每年人口自
然增长 1.2 万左右,而人口总数除 1962 年稍有增长外,另外两年几乎不变。
徽州府境包括屯溪市、歙县、休宁、黟县、祁门、绩溪和婺源。需要指出,徽州府的
人口普查数据存在问题。1953 年和 1964 年歙县人口分别为 354290 和 417129,与《歙县志》
所载 359306 和 424203 接近106。县志记载的年底数,理应多于人口普查的年中数。1953 年
人口普查中屯溪市人口为 53734 人,1964 年无数据。很显然,1964 年人口普查汇总数据中
遗漏了时归安徽省直属的屯溪市。
调整后,
1953-1964 年徽州府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21.8‰。
查阅歙县、黟县、休宁、婺源四县县志,1953-1958 年人口年平均增长率只有 19.3‰,
1961-1964 年只有 16.9‟。107根据《安徽省志》第八卷《人口志》
,1954 年和 1957 年人口
自然增长率均为 27‟,1962 年和 1965 年分别为 36.88‰和 34.59‟,平均约为 35‟。除非
有特大自然灾害,一般说来,灾前人口增长速度不会低于 1953-1964 年人口增长速度。分
县而论,1957 年休宁县人口较 1956 年要少 1700 人,令人不解。查《安徽省志》第八卷《人
口志》
,1957 年休宁县人口自然增长率为 30.47‟,人口自然增长多达 5500 人。如果《休
宁县志》的记载成立,
《安徽省志》的记载也无错误,则意味着这一年休宁县有 7200 人外
迁。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据《休宁县志》,休宁县一直是一个移民迁入区,1958 年含山
县有 2671 人迁入,开发山区,以后半数迁回。1958-1962 年,浙江新安江水库移民迁入本
县,人数不详。排除休宁不计,其余三县灾前人口年平均增长率约为 20.1‟。此四县灾后
人口增长率很低,最大的错误出在黟县。据《黟县志》,1962 年人口少于 1961 年,而在《安

106

《歙县志》第三编《人口》
,北京:中华书局 1995 年版,第 115-116 页。
《黟县志·社会志》
,北京:光明日报出版社 1989 年版,第 492-493 页;
《休宁县志》卷 4《人口》
,合肥:
安徽教育出版社 1990 年版,第 95 页;
《婺源县志》第三篇《人口·民族》
,北京:档案出版社 1993 年版,
第 91 页。
107

45

徽省志》中,黟县 1962 年人口自然增长率高达 34‟。根据人口出生率和死亡率估得 1962
年黟县人口只有 60472 人,而在《黟县志》中,却是 61745 人。采用《安徽省志》数据,
将灾后人口年平均增长率定为 35‟。
从 1958 年底至 1961 年底,徽州府境人口净减少 1.8 万。在歙县、黟县和休宁,三年
中的人口出生率大约超过正常人口死亡率约 5 个千分点,推及全府,合计约 0.5 万人口。
徽州府境共减少人口 2.3 万。来自浙江新安江的移民应该扣除,假如他们的人口约有 1 万
人,全府境内非正常死亡人口约为 3.3 万。
表 3 1959-1961 年安徽省非正常死亡人口
增长率:‟,人口:万,比例:%
灾区
府州

人口年平均增长率 1958 年

县市 1953-1964 1953-1958

人口

人口年平均增长率 1961 年
1964-1982 1961-1964

人口

庐州府

7.2

-3.4

23.7

499.0

25.5

33.0

和州

2.0

-9.6

16.5

76.2

27.0

39.0

56.9

滁州

3.3

14.9

35.0

84.5

24.5

40.0

泗州

4.5

9.7

18.1

219.5

24.5

凤阳府

10.2

-1.5

23.0

662.3

颍州府

10.0

-3.4

21.0

六安州

3.8

5.4

安庆府

8.6

池州府

死亡

1958 年 死亡人口

人口 全府州人口

499.0

23.2

19.3

75.1

25.7

74.7

11.1

84.5

13.1

26.2

198.2

25.3

219.5

11.5

30.4

40.0

521.4 150.0

662.3

22.6

826.1

27.1

36.0

650.0 194.5

826.1

23.5

23.0

151.3

23.6

30.0

129.6

23.8

151.3

15.7

4.5

15.0

339.8

23.0

30.5

305.2

33.0

339.8

9.7

5.0

22.1

22.1

109.6

23.4

40.8

110.1

2.0

109.6

1.8

太平府

4.0

3.5

51.5

152.8

27.3

0.0

136.5

9.6

152.8

6.3

广德州

2.0

11.4

30.4

47.4

28.3

44.9

41.1

7.2

47.4

15.2

宁国府

6.0

4.0

35.0

171.6

21.0

40.0

134.6

37.0

171.6

21.6

徽州府

7.0

16.4

20.1

105.9

20.9

35.0

104.1

1.8

107.0

1.7

2852.1 630.6

3446.0

18.3

合计

73.6

3446.0

389.7 116.0

比例

说明:1、泗州包括泗洪、泗县、天长、五河和嘉山县一部分;表中的计算包括盱眙县,但灾区县中不包括
盱眙;其余各府包括所属全部。
2、泗州的大饥荒主要发生于 1959-1960 年,广德州主要发生于 1958 年至 1961 年。其余发生于 1959-1961
年。

除了当时属于江苏省辖的盱眙县外,安徽所有的市县都陷入了大饥荒。和州、颖州、庐
江、凤阳四州府境内的人口死亡的比例最高,死亡人口占灾前人口的 23%以上,令人吃惊。
就死亡人口而论,颍州府非正常死亡人口多达 194.5 万,是因为这一地区人口众多,人口基
数大,死亡人口也多。次则凤阳府,非正常死亡人口达到 150 万,再次则庐州府,非正常死
亡人口达到 116 万。合而计之,1959-1961 年,安徽非正常死亡人口多达 630.6 万,占灾前全
省人口总数的 18.3%。
《中国人口·安徽分册》
:
“第二次死亡高峰是 1958 年至 1961 年,其中 1960 年死亡人数
达 220 多万人,死亡率高达 65.58‟。
”108这一叙述没有涉及灾前、灾后全省的正常死亡人口
108

郑玉林、高本华主编:
《中国人口·安徽分册》
,北京: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 1987 年版,第 131 页。
46

数,也没有涉及 1958、1959 和 1961 年的死亡人口数,不可引以为据。作为一部专门论述安
徽人口的专著,没有记载 1953 年以后历年人口数据,研究者无法据此进行更为细致的分析。
《安徽省志》第八卷《人口志》记载 1959 年安徽全省人口为 3426.5 万,1960 年为 3042.5
万,1961 年为 2987.7 万109,三年间人口净减少 438.8 万。正如上文所说,人口净减少数并非
人口非正常死亡数。1959 年安徽省人口出生率为 19.89‟,超过正常死亡率约 10 个千分点,
1959 年安徽省人口死亡率 16.72‟,超过正常死亡率也有 6 个千分点。如是,灾前人口至少
还应加上 20 万人。1961 年安徽人口死亡率只有 8.11‟,恢复正常水平,如是,则大饥荒中
的人口低谷肯定不是 1961 年底的 2987.7 万,而是一个更低的值。1960 年和 1961 年安徽省
人口出生率分别为 11.35‰和 12.34‟,合计超出正常死亡率约 7 个千分点,合计也有 20 万
人口。如此,三年大饥荒中,安徽省非正常死亡人口约 480 万。
这一数据仍不可相信。如上文所述,
《安徽省志》第八卷《人口志》数据是根据分市县数
据累加而成的。有些市县的人口数据是真实的,有些市县的人口数据本身就是伪造的。伪造
数据加总后,总数据一定会出现破绽。1961 年安徽省人口出生率超过死亡率,然而,1961
年人口却少于 1960 年,就是数据作伪留下的破绽。如果说这种差异是人口外迁的结果,那
么,1961 年安徽省净迁外省的人口将多达 66 万。按照《中国人口·安徽分册》所述,1962-1963
年出现人口外迁高峰,平均每年外迁人口约 15 万左右。110既使 1961 年安徽省迁出人口多于
迁入,
净迁出人口的数量一定低于 15 万。一年中净迁出外省的人口多达 66 万是不可想象的。
在《安徽省志》第八卷《人口志》中,1963 年人口为 3232.3 万,超过 1964 年的 3181.2
万。这当然不是真实的。
《安徽省志》第八卷《人口志》的作者就认为这是 1964 年全国人口
普查使得人口数据得以确实的结果。在这之前,虚报人口的现象较为普遍,主要是因为当时
(即灾后)很多物资的分配是按人口计算,有些社、队、企业甚至某些县,为了小集体和个
人的利益多报人口,多分物资;有些地区为了某种需要,随意指使统计单位多报或调整人口
数字,如“安徽省淮南市郊区耿集公社的谷湖等四个大队去年(1962 年)十月以来,多报出
生 74 人,冒领布票 1258 尺,糖 148 斤,棉花 74 斤”111。如上文所述,类似的数据作伪在
安徽各地是相当普遍的。
陈一咨告诉杰期帕·贝克,三年大饥荒中,安徽死亡人口多达 800 万。这一估计可能过
高。本文估计坚持谨慎的原则:就低不就高。

109

《安徽省志》第八卷《人口志》
,合肥:安徽人民出版社 1995 年版,第 27 页,历年人口出生率见第 85
页。
110
郑玉林、高本华主编:
《中国人口·安徽分册》
,第 98 页。
111
中共中央文件,中发(63)752 号:
《中共中央、国务院批转公安部关于消除多报人口现象的报告》
,转
引自《安徽省志》第八卷《人口志》第 28 页。
47

4、江西
在江西中部和北部的大部分地区,1953-1964 年的人口年平均增长率超过或接近
1964-1982 年。也就是说,从府级政区角度看,这些地区不存在规模性的人口非正常死亡。
然分县而论,仍可以发现人口死亡的痕迹。
南昌府境包括南昌市、南昌、新建、丰城、进贤、武宁、修水、靖安和奉新。1953-1964
年南昌府境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23.4‰,1964-1982 年为 23.8‰。分县而论,两个时期修
1

水县人口年平均增长率分别为 13.2‰和 20.4‰,进贤县分别为 10.1‰和 23.3‰。 同期铜
鼓县的人口年平均增长率高达 25.7‰,然铜鼓县为蕞尔小县,人口只有数万,将修水县与
铜鼓县合计,1953-1964 年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也只有 15‰,大大低于 1964-1982 年 21‰的
年平均增长率。可见,修水县的人口低增长与政区调整无关。再将丰城、奉新、靖安三县
与进贤县和修水县合而计之,1953-1964 年人口年平均增长率只有 15.8‰,而 1964-1982
年则有 23.3‰。五县人口的异动是显而易见的。
2

查阅进贤、奉新、靖安、铜鼓、修水五县县志 ,除了 1958 年的修水县因人口大量外迁
而导致人口减少外,其他四县历年人口均呈增长状。分县而论,进贤县 1960 年人口较 1958
年净减少 8700 余人,靖安县 1961 年较 1960 年净减少 300 余人,铜鼓县同期净减少 700 余
人,且持续减少到 1963 年。
各县县志《大事记》有相关的记载。1958 年 1 月,进贤县组织 3.9 万余人的钢铁师,
开赴萍乡,参加钢铁的“淮海会战”
。10 月 10 日,又组织基干民兵近万人,修筑长 3.3 公
里长、23.5 米高、6 米顶宽的大堤,切断军山湖与鄱阳湖的汇合口。同年兴修钟陵水库和
衙前水库,又将抚河圩与杨柳圩连成一条长圩,命名为抚东圩;开始兴建赣抚平原东干渠、
电干渠系,全长 108.4 公里;修建县城至三里的公路,全长 60.7 公里,它是本县境内里程
最长的公路。一年内兴建或完成如此多且规模巨大的工程,应是造成 1959 年和 1960 年人
口减少的原因。自此以后,进贤县不再有大规模的水利工程的兴建,可能与吸取 1958 年的
教训有关。在靖安县,1961 年 8 月 12 日,官庄、塘埠一带发生水肿病和消瘦病,1962 年 2
月,各地出现浮肿和妇女子宫下垂、闭经等疾病。在奉新县,1961 年 1 月 26 日,开展营养
代食品运动。
铜鼓县的人口减少有其特殊的原因。1959 年,湖南省浏阳、平江等县县社干部来县动
员流入人员回乡生产,年终统计,外来劳动力反增至 9300 人,人口 12900 人。1958 年铜鼓
县 65925 人,1959 年为 68928 人,增加 3003 人。可见,在铜鼓县,外来人口并不为当年人
口统计所包括。1960 年,铜鼓县人口为 78048 人,人口自然增长率只有 8.8‰,但人口增
长率却高达 132.3‰。由此可见,1960 年的人口统计中已经包括一部分外来人口。从 1961
年至 1963 年,人口持续减少,应是外来人口迁离所致,而不是饥荒。
1

1969 年临川县李渡等 5 个公社划归进贤管辖,附表 1 已作调整。见《进贤县志》第一编《地理志》
,南昌:
江西人民出版社 1989 年版,第 46 页。
2
《奉新县志》卷三十三《人口》
,海口:南海出版公司 1991 年版,第 666 页;
《靖安县志》卷五《人口》
,
南昌:江西人民出版社 1989 年版,第 53 页,第 110-111 页;
《铜鼓县志》卷三《人口》
,海口:南海出版公
司 1989 年版,第 71-72 页;
《修水县志》卷二《人口》
,深圳:海天出版社 1991 年版,第 53-58 页。
47

是否存在这样一种可能,即 1958-1960 年,不堪重负的进贤县农民外逃,1961 年或以
后再度回迁。
的确,
1961 年进贤县人口回升至 259631 人,超过 1958 年,年增长率高达 38.2‰,
1962 年仍高达 33.1‰,1963 年为 23.5‰,但是年人口总数已经超过 1964 年,存在虚报。
从 1960 年底至 1964 年底,进贤县人口年平均增长率只有 22.7‰。这是一个正常的增长率,
暗示着当地并不存在外流人口的回归。
铜鼓不属灾区,排除不计,其他四县合计,1953-1957 年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13.9‰,
铜鼓计入则为 14‰,数据基本不变。1961-1964 年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20.1‰。计算结果,
灾区五县,
从 1957 年底至 1960 年底,
人口净增加 5.8 万。
在靖安、奉新、
修水三县,1957-1961
年人口出生率超过正常死亡率至少 58 个千分点,
推及灾区五县,灾前人口还应增加 8.3 万,
合计灾区五县减少人口约 2.5 万。
靖安、奉新两县合计,1958-1961 年净迁入人口 0.7 万,修水县净迁出人口 0.35 万。
不过,1959 年迁出人口数据缺,是年迁入人口 0.4 万,如果迁出人口达到同样的规模,则
净迁出人口将增至 0.7 万。三县合计,迁入与迁出基本平衡。如此,灾区减少人口即非正
常死亡人口。
以各县县志所载历年人口死亡率计,靖安县非正常死亡人口约 0.1 万,奉新县和修水
3

县各约 0.4 万。其他两县约 1.6 万 ,其中进贤县死亡人口尤多,是可以接受的。
九江府境包括九江市、九江、德安、彭泽、瑞昌、湖口和庐山。1953-1964 年,九江府
境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29.4‰,1964-1982 年为 27.5‰,变动正常。分县而论,仍有异常
之处,如在德安县,1958 年人口增长率为 25.4‰,当年年底人口为 65255 人,1959 年猛增
至 75605 人,人口增长率为 158.6‰,显系大量人口迁入所致。1960-1961 年的人口减少,
4

不应视作饥荒的结果,而是外迁人口的返迁所造成。 德安县的情况与铜鼓县相似。
《瑞昌县志》只记载了 1955 年、1960 年和 1965 年三县的人口数据,包括三个年份的
人口死亡率和出生率。1960 年瑞昌县减少 1207 人,增长率为-6.8‰,当年人口死亡率为
20.6‰,超过 1955 年人口死亡率 11.7‰大约 9 个千分点。以此为标准,本年度全县非正常
5

死亡人口约为 1600 人。 《瑞昌县志·大事记》载,1960 年 3 月 20 日,中共九江地委副书
记兼监委书记王明轩在瑞昌调查发现部分公社流行急性高铁血蛋白症(俗称青紫症)
。夏畈
公社五天内发病 98 人,死 13 人。王明轩督促组织抢救,控制蔓延。同时,农村大部分地
6

区还发生浮肿,子宫脱垂等疾病,经积极组织治疗,大部分患者逐渐康复。 尽管如此,该
县还是出现了规模性的人口死亡。
湖口县的情况相当可疑。1953-1964 年人口年平均增长率只有 16.8‰,而 1964-1982
年却有 22.5‰。查《湖口县志》
,1960 年人口较 1958 年减少 1.3 万。
《湖口县志·大事记》

3

据《丰城县志》第三篇《民族·人口》
,上海人民出版社 1989 年版,第 51-52 页,无历年人口及相关数据
记载,只知 1960 年人口死亡率约 13.47‰,非正常死亡人口约 0.1 万,1961 年人口自然增长率低于 1960 年,
死亡人口理应更多。
4
《德安县志》卷四《人口志》
,德安:内部印行本,1990 年,第 152-153 页。
5
《瑞昌县志》卷二十四《社会》
,北京:新华出版社 1990 年版,第 442 页。
6
《瑞昌县志·大事记》
,第 27 页。
48

没有任何疾病和死亡的记载,但在《灾异记》中,却称 1959 年大旱,7 月至 10 月 29 日,
7

120 未下透雨,受旱面积 18.45 万亩。因灾缺粮,每人每天只有半斤谷口粮。 折合成米,
只有 3 两。这是一个不能维持生命基本需要的标准。饥荒就是这样出现的。
从 1953 年中至 1958 年底,湖口县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18.3‰,1961-1964 年,湖口
县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26.2‰,1964-1982 年为 22.2‰。其中,1961 年人口增长率高达
125.2‰,系灾后外流人口返迁所致。很显然,1960 年的人口数没有包括逃荒在外的人口。
以 26.2‰的年平均增长率从回溯至 1960 年,1960 年底湖口县实有人口(包括外逃者)约
为 13.26 万,较 1958 年净减少 2700 人。假定两年中出生人口超过正常死亡人口约 30 个千
分点,全部非正常死亡人口可能达到 6300 人。
以湖口县灾前、灾后的人口增长速度作为湖口、瑞昌两县人口增长速度,测得 1960 年
底与 1958 年底的人口相同。设两年间人口出生率超过正常人口死亡率 30 个千分点,灾前
人口增加 0.9 万,即非正常死亡人口约为 0.9 万。这一分析与上述分县分析结果相同。
南康府境包括安义、永修、星子、都昌四县。1953-1964 年南康府境人口年平均增长率
为 22‰,1964-1982 年为 23.9‰,人口变动正常。分县而论,1953-1964 年永修县人口增
长过快,原因不明。此外,都昌县 1953-1958 年人口年平均增长率只有 6.6‰, 是当地人
口大量迁入景德镇市的结果。1958 年,都昌县外迁人口多达 16453 人。历史时期,景德镇
的人口中,就有相当一部分来自都昌。1959 年都昌县人口突然增加,缘于景德镇等地大批
8

职工精简返乡。 由于不存在返乡职工再迁返城市,所以,1960 年的人口减少近 4000 人,
其中相当部分应是人口死亡所致。《都昌县志》没有记载任何关于人口死亡与疾病的信息,
当地老人冯宗贤及其妻子告诉我,1960 年,都昌县有的公共食堂每餐只有二勺稀粥,各地
出现饿死人现象。由于都昌县人口流动性大,只将净减少人口之半数当作非正常死亡人口。
《星子县志》所载 1953 年、1956 年、1960 年和 1964 年人口是按照 1964 年政区调整
的。
此前,
将部分辖区划给九江府的德安县和庐山。1953-1956 年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33‰,
太高,如果以安义县同期 20.6‰的年平均增长率计,1959 年有人口约 100778 人。1960 年
9

实有人口 101004 人 。人口基本不变。
安义县 1960 较 1959 年净减少人口 800 余人,不应视作饥荒。因为,1959 年,安义县
人口增长率高达 43.3‰,是安徽、江苏等省饥民迁入所致。安义县政府设立收容所,对外
10

来人口中的失业者实施遣返。 1958-1960 年,安义县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17.8‰,相当正
常,外来人口的绝大部分都被遣送回乡。
饶州府境包括景德镇市、浮梁、余干、德兴、万年、余江、波阳、乐平;广信府境包
括上饶市、上饶、贵溪、玉山、横丰、广丰、弋阳、铅山。1990 年代,除景德镇市(含浮
梁县)和鹰潭市(含贵溪县和余江县)外,赣东北地区饶州府和广信府的其他部分属于上
7

《湖口县志》第八章《人口·民族》
,江西人民出版社 1992 年版,第 88 页。
《都昌县志》卷三《人口》
,北京:新华出版社 1993 年版,第 34-35 页。
9
《星子县志》卷十三《社会风土》
,南昌:江西人民出版社 1990 年版,第 468 页。
10
《安义县志》卷四《人口》
,海口:南海出版公司 1990 年版,第 74-75 页,
《安义县志》卷十《民政》
,第
153-154 页。
8

49

饶地区。
《上饶地区志》所载 1953 年以后历年人口皆是增长的。1957 年和 1958 年,人口死
亡率为 11.3‰左右,1962 年至 1963 年为 10.7‰左右。平均为 11‰。1959 年和 1960 年,
上饶地区人口死亡率分别为 12.49‰和 13.11‰,超出正常死亡率共 3.6 个千分点。非正常
11

死亡人口约为 1.1 万。

查《余干县志》
,知其 1957 年人口死亡率为 10.07‰,1963 年为 10.96‰,1960 年为
13.4‰,1959 年和 1961 年情况不详。1960 年的人口死亡率超过正常死亡率 3 个千分点,
12

非正常死亡人口约 0.1 万。 《铅山县志》记载 1960 年人口死亡率为 16.26‰,超出正常死
13

14

亡率约 5 个千分点,非正常死亡人口也是 0.1 万。 《余江县志》载有历年人口死亡率 ,
由于该县为血吸虫疫区,人口死亡率受到血吸虫病的影响,有其特殊性,暂不论。德兴县
只有规模性的人口迁入,不见有疾病和死亡的记载。1958 年该县安置的外来移民近 4 万人,
其中 90%是浙江人。同样,1961-1962 年的人口减少,并不是人口死亡,而是外来人口的返
15

迁。

饶州、广信两府平均每府非正常死亡人口大约为 5500 人。如果将 1953-1964 年人口增
长速度低于 1964-1982 年作为判定出现人口非正常死亡的指标,除余干县和铅山县外,饶
州府境有乐平、波阳两县、广信府境还有广丰县值得怀疑。1958 年和 1959 年,乐平县人口
增长率只有 14‰左右,以后一直超过 20‰。在万年县,1958-1961 年,每年人口增长率都
在 30‰-43‰之间,1962-1964 年却不足 10‰,似乎也与外来人口的迁入与迁出有关。在三
16

年大饥荒中,万年县成为人口的迁入之地,应与饥荒无缘。 上饶县与上饶市、贵溪县与鹰
潭市合而计之,1953-1964 年人口年平均增长率超过 1964-1982 年,不予讨论。六县非正常
死亡人口约 1.1 万,每县不足 0.2 万。
瑞州府境包括高安、上高和宜丰,所属三县人口变动正常。从人口普查数据不见规模
性的人口非正常死亡。
《宜丰县志》所载 1962 年的人口减少,是由于外迁人口的返迁所导
致。1950 年代后期从湖南、安徽、江苏、浙江等省流入 3 万人口,以后经动员返乡,1963
年只剩 2475 人。尽管如此,宜丰县也存在人口的非正常死亡。1960 年,非正常死亡 373 人,
17

非正常患病 3730 人。 查《上高县志》记载的历年人口死亡率,1958-1960 年,人口非正常
18

死亡大约数百人 ,与宜丰县合计约 0.1 万人。表 4 中的灾前、灾后人口增长速度据上高、
宜丰两县数据确定。
临江府境包括新余、清江、新干、陕江四县。从清江县和峡江县的历年人口数据中,

11

《上饶地区志》卷四《人口》
,北京:方志出版社 1997 年版,第 215-216 页。
《余干县志》卷二《人口》
,北京:新华出版社 1991 年版,第 69 页。
13
《铅山县志》卷三《民族·人口》
,海口:南海出版公司 1990 年版,第 73 页。
14
《余江县志》卷三《人口》
,南昌:江西人民出版社 1993 年版,第 79-89 页。
15
《德兴县志·大事记》
,北京:光明日报出版社 1993 年版,第 28 页;
《德兴县志》卷三《人口》
,第 126
页。
16
《乐平县志》第九章《人口·民族》
,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1987 年版,第 69 页;
《万年县志·户口》
,
万年:内部印行本,1982 年,第 94-95 页。
17
《宜丰县志》卷七《人口》
,上海: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上海分社 1989 年版,第 111-113 页;
《宜丰县志·大
事记》
,第 28 页。
18
《上高县志》卷三《人口》
,海口:南海出版社 1990 年版,第 89-95 页。
12

50

可见 1958-1961 年的人口减少。1958 年的人口减少可能与农村人口的离乡有关,而 1960 年
和 1961 年的人口减少则是大饥荒的结果。据峡江、新干两县县志所载历年死亡率,两县合
19

计非正常死亡人口约 1200 人,加上清江县,则约 0.2 万人。

抚州府境包括临川、金溪、东乡、崇仁、宜黄和乐安。1953-1964 年抚州府境人口年平
均增长率为 14.7‰,1964-1982 年为 30.4‰,人口出现异常变动。分县论之,临川县(包
括抚州市和划给进贤的一部分)1953-1964 年人口年平均增长率只有 8.7‰,而 1964-1982
年却高达 32.2‰。后一时期人口的增长主要是抚州市人口高速增长所导致。崇仁、宜黄两
县 1953-1964 年人口年平均增长率稍高,也只有 13.5‰,而 1964-1982 年却高达 27.2‰。
东乡、乐安、金溪三县合计,两个时期人口年平均增长率分别为 22.6‰和 30.1‰,人口变
动理应正常。然而,查乐安、金溪两县县志,可以发现两县存在人口的非正常死亡。所以,
推测东乡也可能陷入饥荒。
20

除乐安、金溪外,临川和崇仁两县县志也记载了历年人口。 按照《临川县志》所载,
1958 年较 1957 年人口减少 1.3 万余,1959 年再减少 0.3 万人,1961 年继续减少 1.5 万人。
这些减少并不是饥荒造成,而是其人口不断并入抚州市所致。1953 年抚州市尚不存在,
《临
川县志》1953 年人口少于普查人口,证明《临川县志》所载未包括抚州市区。按照《临川
县志》所载历年人口死亡率计算,1958-1961 年,临川县非正常死亡人口约为 1 万。
《乐安县志》只记载了 1956 年、1960 年和 1965 年的人口总数、出生人口和死亡人口。
1960 年,乐安县人口死亡率为 15.98‰,高于 1956 年的 11.17‰和 1965 年的 7.65‰,非
正常死亡人口大约 0.1 万。
《乐安县志·大事记》称,1959 年 10 月底,各公社为了完成 5860
万斤的“瞒产任务“,非法斗争了干部和群众 1115 人,造成 471 人非正常死亡,6114 人患
浮肿病,3450 人外逃他县的“乐安事件”
。1960 年 11 月底中共抚州地委直接处理所谓反瞒
产斗争“乐安事件”的负责人。对于临川县人口的规模性死亡,可以作同样的理解。
1959 年崇仁县人口较 1957 年净减少约 0.2 万人,其原因如《崇仁县志·大事记》称,
1960 年春浮肿病、子宫脱垂病在全县大流行,患者千余人。不过,减少的人口并非死亡人
口,因为,1962-1963 年,崇仁县人口增长率每年均超过 42‰,应是外逃人口回迁所致。
但无论如何,1957-1964 年,崇仁县人口年平均增长率只有 15.7‰,人口的非正常死亡是
显而易见的。
《宜黄县志》所载数据也不可相信。1958 年宜黄县人口死亡率高达 47.32‰,人口自
然减少数为 0.3 万。在没有人口规模性迁入的情况下,1958 年人口总数竟然 1957 年反而增
加了 0.3 万。同样,1961 年的人口减少,原因不明。
19

21

《清江县志》第三编《人口》,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1989 年版,第 46 页;
《峡江县志》第四篇《人口》
,
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 1995 年版,第 129-130 页;
《新干县志》卷一《建置·人口》
,北京:中国世界语
出版社 1990 年版,第 87-97 页。
20
《乐安县志》第一编《地理》,南昌:江西人民出版社 1989 年版,第 53 页;
《金溪县志》第三篇《居民》
,
北京:新华出版社 1992 年版,第 70-71 页;
《临川县志·地理志》
,北京:新华出版社 1993 年版,第 102-103
页;
《崇仁县志》第六编《社会》
,南昌:江西人民出版社 1990 年版,第 674-675 页。
21
《宜黄县志》卷六《人口·民族》
,北京:新华出版社 1993 年版,第 81-90 页,
《宜黄县志》卷十二《民政》
,
第 199 页。
51

在上述临川等四县中,临川县和崇仁县 1958 年人口已经少于 1957 年,假定 1958 年的
大饥荒发生在下半年,此四县 1953-1957 年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17.8‰,1961-1964 年为
23.2‰。据此测算,从 1958 年中至 1961 年底,抚州府灾区六县人口增加 1.8 万。在三年
半的时间里,宜黄、临川两县人口出生率均超过正常人口死亡率 39 个千分点,推及全府,
灾前人口还应增加 4.6 万。这样,抚州府人口减少 2.8 万。乐安县的外逃人口,理应在